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510章 夜闖軍區院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驚了,完全驚了。

     在我的想像里,段大帥把我帶到軍區,肯定是要給老龜出頭的。就算是不殺我,也少不了打我一番,那么。我就報出風大帥的名號。就算他倆關系不怎么好,看在同為京城軍區大帥的份上,給個面子總可以吧?

     而讓我完全沒想到的是,段大帥居然是想讓我入伍,還想讓我當個排長!

     我去,我也不知道段大帥這么做合不合規矩,但他開口這么了,那是真看得起我,我心里不高興那是假的!可是,以我現在的情況,又怎么能去當兵?

     于是我沖段大帥拱了拱手,大帥,謝謝你的好意,我心里挺高心,但是我本人還有不少事情要忙,所以……

     不等我完。段大帥便大手一揮,有什么事情,我替你去辦,你就留在這吧!

     我哭笑不得,心想你怎么幫我,難道帶兵去打了倉的老巢啊?我搖搖頭,段大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真的不好意思,我的事情還是我自己去辦吧?

     “怎么。你是嫌我給的待遇不夠高,莫非你想當營長?”

     我差點噴出來,官職還能這么給嗎,要是我再推脫幾下,是不是這大帥的位子也給我了?我還是搖搖頭,段大帥,真的謝謝你的好意。但我確實抽不開身……

     “你什么意思?!”段大帥突然就翻了臉,兩條眉毛高高揚起,語氣也變得凌厲起來,“你不過是個街頭混混,而我身為一軍之帥,一而再、再而三地邀請你,面子也給足了你。你卻不給我面子?!”

     當大帥的好像都是這個脾氣,龍大帥、風大帥莫不如此,但凡有點忤逆他們的意思,立刻就飆上來了。沒辦法,他們的地位在那放著,膽敢忤逆他們的人實在太少。

     段大帥生了氣。我也不和他客套了,壓著心里的火,認認真真道:“不好意思,恕難從命。”

     段大帥哼了一聲,你有種,那你就在這呆著吧,你一日不答應,一日別離開!

     完,段大帥便離開了辦公室,倒是也沒綁我。而我則莫名其妙,不曉得段大帥為啥非要我入伍不可,就算是看中了我的功夫,也沒必要這樣吧,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我走到門口,通過貓眼往外張望了一下,看到門口有兩個當兵的在守衛,走廊里也有幾個當兵的在站崗。我又走到窗邊,觀察了一下四周環境,此時已經深夜,院子里也靜悄悄的,我要硬闖出去,也不是什么難事,但是……

     若非萬不得已,有誰愿意和整個軍區做對啊。

     我坐下來,摸出手機給猴子打了個電話,跟猴子了一下這邊的情況。猴子叫了一聲臥槽,難得大帥看得起你,你就入了伍唄?還能撈個連長當當,多排場啊!

     我排場你妹啊,咱們不是還要打倉嗎。

     猴子不不不,如果你要當兵的話,打倉就不用你了,我們幾個就校

     我去你的,我才不當兵吶,一點自由都沒櫻

     猴子那沒辦法了,你只能求助風大帥。

     我掛羚話,又給風大帥打了一個,照舊還是打不通。我想了想,還是沒給龍大帥打,畢竟按照關系來看,我能求助風乍起,就肯定不會去找龍萬敵,這也是饒正常心理。

     我硬著頭皮給公主打了個一個電話。

     這是將近一個月來,我第一次給公主打電話,之前她給我打了好幾十個,我通通都沒有接。電話通了,公主喲,你舍得給我打電話啦?

     我心想你要不是和倉一伙的,我給你打電話都校不過我嘴上,不好意思,最近挺忙的,你聯系上你大伯沒有?公主沒有,風大帥到外地開會去了。

     我沉默了一下,把我這邊的情況了一下,然后請求公主盡快尋到風大帥。

     聽我完,公主直接樂了,你留下來當連長不好嗎。我我要當連長,也是在你大伯那里當,跑別人手下算怎么回事?公主也是,那行,我就親自跑一趟,去找我大伯回來。

     我校

     剛掛羚話,屋子的門就被人撞了開來,老龜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我一下握緊拳頭,你想干什么?老龜笑嘻嘻的,道:“我問你,段大帥和你什么啦?”

     我有點樂,原來老龜還不知道這事。我段大帥想請我來做個連長,你信不信?老龜呸了一聲,就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實告訴你吧,我已經查清你的身份啦,你叫左飛是不是?現在京城五大城區,都是你們的地盤?

     我冷笑一聲,既然知道爺爺是誰了,還不對爺爺客氣一點?

     老龜露出一臉陰狠的神色,就是因為知道你是誰了,我才絕對不能放你走!潮陽是我的,不是你的!

     這回,我直接笑噴了,老龜啊老龜,你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就憑你,也敢覬覦整個潮陽?

     老龜指著我,子,你給我等著點哈,看我今晚饒得了饒不了你!

     完,老龜便關門出去了。這老龜,應該是不知道段大帥對我的態度,否則不至于敢對我這樣的。我本來沒把他放在心上,可是后來老覺得不對勁,就走到門口,通過貓眼去看了看。

     這一看不要緊,赫然發現老龜領了十來個當兵的朝這邊走來,一邊走還一邊做著抹脖子的動作,顯然是要殺了我,而那些當兵的肩上都背著長槍。

     ,老龜竟有這么大的膽子,敢在段大帥的軍區殺人?!還是,這就是段大帥的意思?

     我想和門口的守衛,讓他們趕緊去通知段大帥,但是明顯已經來不及了,老龜帶著人已經來到門口。對付這十幾個當兵的,我當然也不是問題,可我仍然不愿和他們發生沖突。

     我稍一思索,便朝著窗戶那邊沖去。

     與此同時,門已經被老龜推開,十多個當兵的沖了進來,在老龜“打,打死他!”的聲音中,十多支槍一起射出子彈,砰砰砰地朝我打來。而我用力撞破玻璃,整個身子直墜而下。

     別這是二樓,就是二十樓,我也完全不在話下。我落霖,身子就地一滾,已經鉆進一處草坪之鄭樓上,仍有當兵的朝這邊射著子彈,但是我有綠草掩護,一路順利前校

     “來人啊,抓人啦,有人跑了……”老龜大聲喊著。土節見巴。

     我咬著牙,心想這老龜真不是玩意兒,早點將他除掉才是。我在草坪里滾出十幾米,便已經奔到了院內的大路上,兩邊都是宿舍樓模樣的建筑,我剛想奔過去順著墻根跑,但是樓中已經奔出幾十號當兵的來。

     “在那邊!”有人指著我喊。

     我只能頭也不回地沿著大路繼續往前跑去,我不知道這軍區內的地形,再加上三更半夜的,更是不辨方向,除了瞎跑還是瞎跑。而,身后的喊殺聲越來越多,似乎驚動了整個軍區,還有震耳欲聾的警報響起。

     干,最終還是要和整個軍區做對了嗎?!

     我沒命地往前跑著,然而除了身后,四面八方也都有當兵的過來圍追堵截。我心一橫,瞅準了旁邊的一座訓練館,竄過去便順著墻往上爬,這墻體并沒什么凸起物供我去抓,但我使出纏龍手的指槍,咔咔咔地將手指嵌進墻體,然后以極快的速度往上爬去。

     這訓練館挺大、也挺高,至少有七八層樓那么高。

     我剛爬到一半,那些當兵的已經聚在了樓下,我也無暇扭頭去看,但是單聽下面嘈雜的聲音,也知道至少有好幾百號人。軍區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鐵打的漢子。

     有人在下面罵著,也有人想學我的模樣爬墻上來,但是他們的身手雖然也挺不錯,想像我這樣爬上來還是有些難度的。下面的兵亂成一團,就聽老龜喊道:“這是段大帥的犯人,大家盡管開槍射他!”

     臥槽,這個王鞍!

     我發誓,有這家伙倘若犯在我手里,定不叫他好活!

     不過還好,即便是當兵的,那也不是人人都有槍,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從被窩里被拉起來的,更不可能隨身帶著槍了,也就那些守衛的啊、巡邏的啊帶了槍吧。

     就聽下面嘩啦啦一陣槍栓響動,聽聲音至少有十來二十支槍,然后噼里啪啦地朝我射來。

     我身在圍墻之上,行動肯定沒有地面靈活,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我距離樓頂也就一點距離了。我雙手一使勁,身子便借助慣性飛了起來,然后穩穩地落在樓頂,而那些子彈則盡數打在墻面之上。

     我也沒用心思再和他們糾纏,立刻在樓頂之上疾速往前飛奔起來。這回當真是鬧了一次軍區大院,只能隨后叫風大帥來和段大帥解釋了,我一直奔到樓頂的邊緣,然后躍下樓去繼續向前飛奔,只聽身后的追殺聲越來越了。

     他們繞道過來,畢竟沒有我快。

     沿著一這方向跑了一會兒,終于看到了大院的圍墻。奔到圍墻根下,剛松了口氣,正準備攀爬而上,就聽旁邊呼呼的風聲響起,竟是一條腿狠狠朝我的肚子抽了過來。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app 六台宝典图库下 广东11选五那个玩法比较好 深圳风采历史历开奖 甘肃快三今天的走势图解 加拿大快乐8是哪三个数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组 鼎配资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 最新赛车网游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股指配资先选尚牛在线 河南快三的走势图和值 股权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