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21章 上官婷要找王瑤單挑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砰”的一下,馬杰跳進來,將脖子上的塑料袋摘下來,依次拿出里面的白酒、花生、辣條等物。[*爪丶機*書^屋*] W.ZhuaJi.oRg

     猴子忍不住了,站起來往窗戶下面看了看,扭頭問馬杰:“你怎么爬上來的?”

     “哦,外面有根下水管子,我順著那管子就爬上來了,飛哥讓我一分鐘就到,爬樓梯就趕不上了。”馬杰的特別輕松自然,就好像這沒什么大不聊。黃杰和鄭午也站起來在窗戶外面看了看,一個個都沉默下來,他們都自認做不到,就算做的到,也沒馬杰這么快。

     我一開始還有點震驚,后來想起馬杰爬外面十幾米高的燈柱都如履平地一般,爬宿舍樓外面那下水管子又算得了什么?

     “來喝酒喝酒!”我招呼著大家,猴子他們又坐下了,誰也沒再調戲馬杰。

     但馬杰還是表現的很謙卑,倒酒什么的都是他在張羅,將一列杯子排好,依次倒好后再依次給他們端過去。

     “飛哥的,猴哥的,杰哥的,午哥的。”

     眾人都“哎哎哎”的接過,似乎還有點不大適應,看了差點沒把我笑死,確實,馬杰露這一手太牛逼了,雖然這技能挺無聊的,除了掏掏鳥窩、抄抄近路外好像也沒啥用了,不過總比“洗衣服洗的干凈”強的多啊,起碼是個非常爺們的技能。

     不過三杯酒下肚,大家都把這茬給忘了,該叫媳婦還叫媳婦,黃杰興致來了還讓馬杰跟他合唱了一首廣島之戀,而且還必須讓馬杰用女聲唱,總之鬧的非常開心。

     我搖搖晃晃地端起一杯酒:“來,慶祝咱們干掉畢飛、拿下一中,走一個!”

     因為大家心情都很愉悅,所以喝的也很猛,就是奔著喝醉去的,那還能不喝醉嗎?一會會兒的功夫,兩瓶白酒便被我們幾個瓜分,第三瓶白酒也已經開啟,這酒是25塊錢一瓶的金牧童,馬杰就買了三瓶,其他的全買了吃。

     第三瓶剛開了,猴子就嚷嚷著不夠了,馬杰醉醺醺地猴哥沒事,我一會兒買去,宿舍大門鎖了也沒事,我從窗戶上就下去啦!猴子已經把前面那茬給忘了,直馬杰吹牛逼,馬杰不服氣,當場給我們表演,推開窗戶就下去了,然后又上來了,然后又下去了,然后又上來了,來來回回爬了四五趟,大家都拍手叫好,直夸馬杰牛逼。

     馬杰也興奮了,他還是第一次被猴子他們夸獎,高心還要再爬一次,一推窗戶,結果他喝酒太多,身形不穩,失手就掉下去了。

     “我草!”我們齊聲大吼,一同沖到窗邊往下一望,只見馬杰晃晃悠悠的吊在三層的水管子上。

     “沒事,我沒事。”馬杰也嚇的不輕。

     等他再爬上來,我們都不敢再讓他表演了,他也挺不好意思的,等清醒了再給我們表演。等把第三瓶白酒干光,大家已經進入癲狂狀態,黃杰抱著馬杰在宿舍中央一邊唱歌一邊跳舞,猴子站在桌上給他倆打著拍子,鄭午翻著手機也不知道給誰打電話。

     “毛毛啊,我們正喝酒吶,你來不來?”鄭午開了免提讓他聽著。

     “我操你們一幫大爺的,老子在的時候不喝酒,老子走了你們反倒開喝了?一幫王八操的玩意兒,給老子等著,我馬上就到……”

     鄭午哆哆嗦嗦地把電話掛了,我們都指責他不該給毛毛打電話,這不是找罵么?

     后來毛毛到底來沒來,我還真記不清了,因為我又喝斷片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亮了,第一感覺是嘴咋這么難受呢,而且一動都不能動,啥知覺也沒有,就跟把嘴給丟了似的,嚇得我一摸自己的嘴,上面竟然粘著一張膠布。我把膠布一扯,接著跳下床來,整個宿舍一片狼藉,滿地的煙頭,還臭烘烘的,不知誰在桌底下吐了一灘。

     猴子他們都不在了,我往上面一瞟,還好馬杰還在床上睡著。

     我把他搖醒了:“誰給我貼的膠布?!”

     馬杰迷迷糊糊的看著我手里的膠布,道:“飛哥,你自己貼的啊。”

     “我為什么要自己貼這玩意兒?”

     “你怕喝多了嚷嚷著要去找陳姐,以防后患給自己貼個膠布,我們勸都勸不住。”

     “……你跟猴子他們陳姐是誰了?”

     “怎么會,這是咱倆的秘密啊。”

     我拍了拍馬杰的胳膊:“很好,表現不錯,繼續睡吧。”

     我拿了臉盆到水房洗涮,一切收拾妥當后,臨走前關照馬杰收拾干凈宿舍,才一搖三晃地朝著教學樓走去,還是要以學業為重嘛。這時候已經上午十點多,第三節課都開始了。我也不管上不上課,直接推門進去,老師和同學都看我,不過誰也沒啥。我坐下來,老師又繼續講課,我感覺腦子還是有點暈,便趴下休息。

     休息了一會兒,突然覺得不對,怎么覺得身邊空蕩蕩的呢?

     我扭頭一看,上官婷果然不在。我一下就清醒了,難道上官婷已經轉學了?不會啊,應該沒這么快啊,她明明還有幾的!而且就算她要走,不會不和我一聲的!我去看上官婷的抽屜,里面書啊本啊文具盒的都在,明她還沒有轉學。

     我松了口氣,心想這人去哪了呢?

     第三節課下了,有幾個人圍過來,都是喜氣洋洋的,他們已經聽,我們那伙人把畢飛給干掉了,以后七中就是我們的地盤了云云。

     “飛哥,以后就靠你罩了啊!”

     “飛哥,我以后跟你混唄?”

     我好好,咱們以后都好好供著。有幾個女生也湊過來,坐我旁邊和我話,讓我給她們介紹對象之類的。我在一中就有過這種待遇,所以并不覺得稀奇,和他們閑扯了一會兒,我就問他們知不知道上官婷去哪了。有個女的就,上官婷前兩節課還在的,不過第三節課跟老師請了假,后來就不知道去哪了。

     正著呢,大藍貓就過來了,哭喪著臉:“飛哥,上官婷是去哪了呀,是不是已經轉學了?”

     我你瞎啊,沒看見上官婷的書本都還在嗎?

     大藍貓一聽就非常開心:“是啊,還是飛哥看的仔細,原來上官婷還沒轉學。”

     直到這時,大家才知道上官婷要轉學,紛紛問我怎么回事。上官婷在班上雖然不和男生來往,但還是有幾個關系好的女生朋友,連她們都不知道上官婷要轉學的事。我也沒什么,她爸在另外一個城市做買賣,自然要把上官婷給帶走了。

     大家知道我和上官婷的關系好,就多了一會兒上官婷的事,真正的中心人物不是善于制造話題,而是大家都習慣性的圍著你做話題。正著呢,我的手機突然響了。

     我拿出來一看,竟然是王瑤,估計是得知我們拿下七中的消息,專程打過電話來道喜的。

     我沖大家擺了擺手,便到外面接電話去了。

     我接起來,喜氣洋洋地:“媳婦,找我什么事啊?”

     “媳婦你大爺!”王瑤竟然又飆了臟話:“趕緊給我滾到一中來把你家上官婷給領回去!”

     “啥?”我有點蒙了,這信息量實在太大,一癥你家上官婷、領回去,就這幾個字眼就夠我琢磨半的了。

     “啥你妹啊,上官婷找我單挑來了,你十分鐘內要是趕不過來,我就把她揍的滿地找牙了啊!”

     我的腦子“嗡”的一聲,這信息量大的都快把我腦子給燒壞了。我想不通,根本想不通,但還是沖下樓去,路上差點摔了一跤,奔到校門外面打了個車,讓司機全速趕往東城一鄭

     “師傅,你快點,我給你加錢!”

     十分鐘趕到一中那根本不可能,西街到東街就是打車也得半個時!

     坐在車里,我稍稍安靜下來,又給王瑤打電話,但是她已經不接了,我只好給柳依娜打電話,問她是怎么回事。

     柳依娜無奈地:“誰知道啊,剛來了個女的,要和王瑤單挑,是誰贏了誰就能擁有你,左飛你又在外面沾花惹草啦?”

     “沒有!”

     “沒有就行,那王瑤就不用手下留情了,直接把她干回姥姥家去。不了啊,我著急看單挑呢。”

     柳依娜掛羚話,我再打已經不接了,我只好又給張璇打電話。

     張璇則興奮多了:“左飛啊,你快來看看吧,你情兒來跟王瑤單挑啦!”

     “那不是我情兒!”我沖著電話大劍

     “不是你情兒你激動啥?王瑤已經把她給干翻啦!不跟你了啊我急著看呢。”張璇也掛羚話。

     我那個無語啊,只好又給蘇憶打電話。

     蘇憶可比她們溫柔多了,不會匆匆忙忙的就掛電話。

     我趕緊給蘇憶:“那女的是我同桌,馬上要轉學了,不知哪根筋抽的不對去找王瑤單挑,你跟王瑤一下,千萬被讓王瑤打她!”

     蘇憶嘆了口氣:“王瑤根本不想打她,可她一直挑釁王瑤,還打了王瑤一拳,你王瑤什么時候是個吃虧的了?”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股票行情软件开发 5000元炒股一年 贵州11选5查询网 排列五杀号定胆彩宝贝 和佳股份股票分析 真准网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全网配资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湖北快三有几种玩法 怎样分析股市行情 贵州11选5前三推荐 老牌配资 20选5复式投注计算器 中长线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