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346章 誰是臥底?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看著他倆裝腔作勢的模樣,我實在有點犯惡心。

     教學樓是坐北朝南,走廊是東西兩側,這兩群人分別從東頭和西頭走過來,將出口也堵的嚴嚴實實,想跑也沒法跑。

     不過,我們也沒計劃跑,因為這第一次太重要了!

     兩群人都在距離我們四五米的時候停下來了,唐亮撫著斷尺,賈陽嗅著白花,兩人都面帶微笑,真是裝逼到家了。

     “皇帝,不錯嘛,無聲無息之間就能搞出這么大的陣仗來……還是我低估你了,以為你有一年多以前的教訓,不會再輕舉妄動了,沒想到還是這樣的愚蠢。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悔悟呢?”賈陽搖著頭,面上帶著惋惜之色。

     “就是啊皇帝,你也太記吃不記打了,是不是上次沒把你打夠啊?”唐亮嘿嘿的笑著。

     直到現在,他們也依舊認為黃杰是幕后的主導者,眼睛里也只能看見黃杰,覺得我們幾個都只是黃杰的跟班弟而已,估計連我們的名字都叫不上來。

     黃杰舔了舔嘴唇,同樣嘿嘿笑著:“哪來這么多廢話,要打就趕緊打!我也很久沒有將你們當大狗騎了,還真是挺懷念那個感覺的。來來來,看看你們實力長進沒有?”

     兩人均是面色一變,紛紛罵道:“黃杰,老子今弄不死你!”看二人這反應,看來黃杰將他們當狗騎是真的了……我去,黃杰以前這么變態?回想起猴子曾經過,他剛轉到一中的時候,就看見宿舍眾人跪在黃杰床邊。

     --黃杰能把三官當狗騎似乎也沒什么奇怪的了。

     我腦補了一下賈陽和唐亮趴在地上,被黃杰當狗騎的場面,或許黃杰還拍著他們的屁股,喊駕、駕,就忍不住想笑--原諒我,如果這事是發生在別人身上,我肯定大罵變態,不把別缺人看的畜生!

     可這事發生在黃杰身上,我一丁點都恨不起來,我只想大叫黃杰干的好!

     當然,我現在也笑不出來,左右兩邊群敵環繞,多大心啊才笑的出來?黃杰現在是笑,但他只是為了維持風度。

     “別著急啊皇帝……”

     賈陽嘿嘿的笑,看來還想多惡心我們一陣:“反正就算教導主任來了,也制止不了這么大的一場混戰。而且據我聽,學校也給你下過通牒,你只要打一回架,就會被開除是吧?唉,你也太可憐了,先是被打一頓,然后再被開除,我都想為你哭了啊!”

     唐亮也跟著:“哎呦,我都不知道這個事。我要是早知道呀,一打皇帝三回,只要他一還手啊,我就立刻報告主任!”

     話音落下,兩邊想起一片嘲諷的笑聲。

     “是嗎?那你打打我試試看。”黃杰突然朝著唐亮走了過去。

     唐亮嚇得趕緊往后退了兩步,其實中間隔著四五米呢,純粹是本能反應,不過也夠他丟饒了。這不是第一次,估計也不會是最后一次。

     黃杰哼了一聲:“就這點兒膽子?探花,這都一年多了,你怎么一點長進都沒有啊?”又返了回來,這次輪到我們這邊笑了起來。

     唐亮被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有心想點什么話來反駁,但先前已經落盡下風,什么也挽救不回來了。

     剛才黃杰一個動作,便讓我們這邊士氣大振,一個個露出輕松的笑容,覺得什么探花、狀元也不過如此,在皇帝面前就是渣渣啊。

     有這樣的氣氛,我覺得蠻好,都知道打架的時候,氣勢是多么重要!

     賈陽卻又冷笑一聲:“黃杰,你囂張什么,還把自己當皇帝看么?你和一年多前沒什么兩樣,早就眾叛親離、民心盡失了!不然,你以為我是怎么知道你們的計劃的?哈哈,你的人里有我的臥底,向我通風報信了啊!”

     我們這邊“嗡”的一聲,像是炸開了鍋,紛紛左看右看起來,“誰是臥底?”“誰通風報信了?”質疑的聲音此起彼伏,不光是痛恨這人背叛我們,更擔心他突然跳出來捅誰一刀,好不容易聚攏起來的人心,以及剛剛提升起來的士氣,就在賈陽這幾句話里分崩離析了,這家伙真是又毒又辣!

     就包括我,都有點心神不穩了,雖然心里也知道這種時候互相猜忌就是中了賈陽的套,但還是忍不住去想:到底誰是臥底?

     “大家別聽他瞎逼逼,咱們這里沒有臥底!”猴子突然高聲道。

     猴子這么,當然是為了穩定人心,可事實卻擺在眼前,我們的行動計劃確實泄露出去了,要沒有臥底實在不過去啊。所以他這句話相當沒有服力,眾人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生怕身邊突然有誰突然給自己一刀。

     果然,就連賈陽也:“你沒有就沒有?那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告訴你吧,不光有臥底,而且還不止一個,哈哈哈……”賈陽大笑起來。

     眾人更加震驚,喧嘩聲也更大了,紛紛看來看去:“誰是臥底?操,生孩子沒屁眼啊!”

     我心急如焚,再這么下去,我們這邊還有毛的士氣,必定被人一打就散,算是徹底玩完了!

     “嘿嘿,那你臥底是誰?”猴子依舊一臉輕松。

     “呵,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賈陽反唇相譏。

     “你不,是因為你根本沒有!”

     猴子大聲道:“你之所以會知道我們的計劃,是因為你昨晚上收到了一條短信,這條短信將我們的計劃泄露給你。而這條短信,其實是我發的!”

     這番話一出,不用我們這邊了,賈陽和唐亮那邊也都轟亂起來,因為誰也弄不清楚猴子在搞什么鬼!

     就連我們幾個,都震驚地看著猴子。雖黃杰昨還過,猴子做出什么事來都不意外,可今這事實在是太意外了!猴子把我們的計劃透露給賈陽,然后賈陽和唐亮聯手對付我們……這,這不是把我們往死路上逼嗎?誰知道猴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賈陽同樣面露震驚,看來猴子的沒錯,確實有人給他發了短信,而我們這邊也沒有他的臥底!可是,猴子主動透露計劃給賈陽,這比有臥底還嚴重啊,我們這邊都要崩潰了。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就連賈陽都想不通了,問道。

     “嘿嘿,不為什么,我們幾人商議過了,就你們這兩個廢物,分分鐘就能把你們收拾掉了,人再多也不管用!所以啊,我們就想干脆一點,把你們兩個都叫過來,一次性收拾掉,永絕后患!”猴子豪言壯語地道。

     我們震驚地看著猴子,他,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五十多人,干掉對方一百多人?

     “是不是啊皇帝?”猴子嘿嘿的笑。

     “是啊。”黃杰輕松的笑:“干掉他們兩個跟玩兒似的。”這個時候他也只能這么了,騎虎難下么。

     “是不是啊左飛?”猴子嘿嘿的笑。

     “是啊。”我也嘿嘿的笑,心里卻將猴子罵了個狗血淋頭,誰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讓一讓,讓一讓……”

     一個聲音突然自賈陽那邊的人群中傳來,所有人都被好奇的吸引了過去。

     賈陽那邊,人群散開,走出來一個拄著雙拐,穿著黑色皮衣皮褲,戴著黑色墨鏡的學生,正是鄭午。鄭午走的慢,我們都沖上來半了,還和賈陽、唐亮磨了半的嘴皮子,斗了半的法,鄭午才剛剛爬完樓梯,走了過來。不過他來的路被賈陽的人堵住了,所以只好從人群里穿過來。

     鄭午一邊走一邊:“讓一讓,關愛一下殘跡人好嗎?你們這樣我很難走過去哎。”

     賈陽那邊的人都懵了,誰也不知道從哪蹦出來個殘跡人,而且這殘疾人還戴著個墨鏡,搞不好還是個盲人。他們紛紛給鄭午讓開路,鄭午走啊走,走到賈陽旁邊,突然用肩膀抗了一下賈陽,問道:“打開了沒有?”

     “啊,還沒櫻”賈陽也有點懵,估計都不認識鄭午,之前就過了,無論賈陽還是唐亮,眼里都只有黃杰。

     “怎么還不打啊,效率也太低了吧!”鄭午嘆了口氣,鄙視地看了賈陽一眼,才緩緩朝我們走來。當然,鄭午戴著墨鏡,賈陽也看不到他鄙視了,不過我們幾個了解鄭午的都知道了他鄙視了。

     鄭午一步一步地朝我們走過來,語氣鄙視地:“怎么還沒打?能不能行了,是不是離了我就不能干?唉,真為你們發愁啊!”

     我們都是一臉“……”的表情,唯有猴子開心地:“哎,你來的正好,我把賈陽和唐亮都叫過來了……”

     “等等,賈陽和唐亮是誰?”

     “就那個紅臉狀元和斷子探花,我把他倆都叫來了,因為我覺得以咱們的實力,可以一次性干掉他們,你覺得如何?”

     “哈哈,正合我意啊,我早就想讓你們這么干了!只要有我西街第一金牌打手在這,別紅臀狀元和斷根探花,就是把打鐵榜眼叫過來,于我來也是手到擒來啊哈哈哈……”鄭午大笑著,終于走到了我們這邊。

     “來吧,開干!”他大叫一聲,從自己腰間抽出了甩棍。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理财方案 浙江6+1规则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表 澳门五分彩官网 辽宁11选五 涨停板买入技巧 澳门好运彩开奖结果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安徽11选5 辽宁十一选五网上购彩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青海11选5前3组选走势图 淘股吧论坛真正的高手 上海快3专业版 体彩江苏11选5怎么玩 极速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