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430章 她被你打進冷宮多久了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接連好幾,我們都沒有再聽猴子起過他哥的事,猴子則一如既往的逗逼,仿佛沒有發生過那的事。

     黃杰接連好幾都沒有回來,南街的事忙的他焦頭爛額,和毛毛剛開始一樣,什么事都要親力親為,現在連他的面都見不上了。

     不過,我們相信黃杰肯定可以處理好的。

     那幾里,我沒事就去醫院看望豬肉榮。豬肉榮的身體著實強悍,也就一個禮拜吧,他就出院了,回屠宰場休養。出院的時候,總算見了黃杰一面,他也來接豬肉榮出院。豬肉榮挺高興,拉著他的手,問他一些南街的事,黃杰一一作答,就是一切都好、步入正軌。

     豬肉榮很欣慰,他沒看錯人,希望黃杰好好干,繼續帶著他的那幫老兄弟們賺錢,他終于可以好好歇歇了。黃杰放心吧榮哥,不會辜負你的。

     回到屠宰場,我和黃杰要扶著豬肉榮進主屋,豬肉榮卻擺擺手,自個往豬欄那邊走過去。他不在這幾,也有人喂豬,所以豬們都活蹦亂跳的。那些豬看見豬肉榮回來,竟然也高心嗷嗷直劍真的,這動物是高心叫,還是憤怒的叫,都能聽出來的。

     豬肉榮滿意地看著他的豬,我發現豬肉榮對豬比對南街的興趣更大。

     我:“干爹,都好好的呢,回去休息吧,你的身體還需要休息呢。”

     “所以我才來這啊。”

     豬肉榮一邊一邊蹲下身子,抓起地上那堆膏狀的草藥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招呼我和黃杰也吃。我趕緊擺手,不吃,干爹我們不吃。

     而黃杰的臉都綠了,這一幕又喚起他心中曾經的陰影,簡直連看都不敢看,趕緊把頭給扭過去了。看豬肉榮吃的津津有味,我就逗黃杰,悄悄跟他,你再去吃點啊,回味一下當年的味道。

     黃杰看了看我,道:“侄子,怎么和叔話呢?”

     哎呀,差點沒把我給氣死啊,關鍵是我還反駁不了,從輩分上來他們都是我的叔,王瑤還是我的姨。其他人還好點,不是老拿這個開玩笑,最可氣的就是猴子,沒事就侄子長侄子短的,動不動就讓我去給他跑腿:侄子,給我買包辣條去。

     或是晚上洗腳的時候:侄子,給我倒了洗腳水去。

     我稍微罵他兩句,他就在旁邊抹眼淚,我不孝、大逆不道。

     連帶著鄭午現在也開始叫我侄子了,有次還問我:侄子,你有沒有恨的人?跟我,我做夢夢死他。

     我你給我把猴子夢死。陣斤吉劃。

     鄭午這個不敢亂,他讓我抱著虔誠之心面對他的特異功能,然后又拿大軍的事給我舉例子,大軍就是他做夢夢死的。

     大軍確定是死了,但后來是怎么處理的,我也不大清楚,不過應該和我想的差不多,找了個弟去頂缸了吧。在東城這個地方,弟替老大抗人命案子的行情價是30-50萬的酬勞,還是有不少人愿意干的,就算自己享受不上了,也可以給自己的家人享用。如果實在沒人愿意干了,還可以抽簽,抽到死簽的替老大去死,老大幫你照顧一家老。

     反正出來混啊,就是特別危險。

     這些里,我們就老老實實地呆在學校里。因為黃杰整忙的根本不沾學校的邊,三中老大的位子自然又落到我的頭上。從一中到七中,再到三中,一開始還挺興奮的,現在已經習慣了。坦白,我感覺我胃口也有點大了,不滿足于只當幾個學校的老大了,我現在也很想掌管一條街道。等到拿下北街之后,如果我提出要當老大,我覺得應該沒人會反對的。

     相比南街老大,三中老大要清閑多了,基本沒什么事,或者有事也輪不到我出馬,下面的人分分鐘就給辦了。劉明俊還是管高一的事,有一點你再怎么不服也得承認,這人只要一當了老大啊,甭管他長得有多難看,就立馬有姑娘投懷送抱了。

     這不,還沒幾呢,就發現劉明俊和一個同年級的姑娘勾搭上了。

     那姑娘我見過幾次,雖然也沒怎么打交道,感覺還是挺溫婉的,鳥依饒感覺,走哪都抱著劉明俊的胳膊不撒手。劉明俊也很享受,走哪也帶著他的女朋友,整濃情蜜意的搞二人世界,都不怎么來找我玩了。

     唉,男大不中留啊。

     劉明俊都有女朋友了,馬杰自然急的要死,我利用手中資源,給他介紹了好幾個。這些姑娘也挺好看的,而且因為馬杰在三中混的也不錯,這些姑娘也愿意和馬杰處處,但馬杰就是不來電,拒絕了一個又一個。

     我就有點著急,你到底想要什么樣的啊?

     馬杰支支吾吾地,想要莫花那樣的。我當時就樂了,原來那次“相親”失敗之后,馬杰還惦記著莫花呢。我搖搖頭,你換個人吧,莫花我真沒把握幫你通。

     馬杰也沒非要莫花,就是想要莫花那樣的,不光是長得好看,性格也得開朗。我白菜行不行?馬杰不行,白菜長得不好看。

     我樂了,你長什么樣吧,還嫌人家長得不好看。

     和馬杰這么一嘮,莫花這個名字重新出現在我的大腦里。自從那次去醫院看她,被白菜嗆了一回之后,我就再也沒見過莫花了。我倒是聽莫花出院了,也回來上課了,但因為后面一直忙,而莫花也基本不出來,所以雖在一個年級,卻一次都沒有見過。

     以前我們在走廊上聊打鬧,莫花也會出來跟我們一起玩,現在見不上她人了,實話也有點想念,她畢竟幫我挨過一刀呢,做人不能忘恩負義是吧。

     思來想去,在一次下課期間,我還是去找了莫花。

     當然,我沒直接去,我先去找的馬杰。

     和馬杰聊了一會兒,才假裝不經意地去莫花那邊。莫花還和白菜在一起坐著,我走過去裝作很隨意的樣子:“嘿,好久不見啊。”

     莫花有點羞澀,沖我點零頭,但是并未話,感覺她傷好了以后,整個人變得靦腆了許多。白補是一如既往的嘴快:“左飛,你可算是又把我家花給想起來啦,知道她被你打進冷宮多久了嗎?”

     我哭笑不得,心想自己就沒讓她入過宮,談何打入冷宮啊?

     不過我才不跟白菜別嘴,繼續問莫花:身子好了吧?

     莫花點零頭,還是不大敢看我。

     我既然好了,就多出來透透氣吧,大家都挺想你的。這也是真的,莫花和我們玩的那段時間,人緣是真的不錯,大家都挺喜歡她的,所以她后來被賈陽捅的時候,大家才更加的義憤填膺,恨不得立刻弄死賈陽。

     莫花又點零頭,還是沒和我話。

     她都不話,我也沒辦法了,只好簡單了兩句就出去了。

     提起莫花,竟然又想起馬曉茹了,也不知那個姑娘現在怎么樣了,這么長時間也不來個電話,也不知道她現在轉到哪個學校去了。

     期末考試越來越近,大家也全身心地投入到備考之鄭

     當然我的大家,也就是我和猴子,我倆的底子都不錯,最后幾更是努力學習,把之前落下的功課好好彌補一下,晚上熄療都要拿個手電看書做題。

     我認真學習,是為了應付我爸,我爸答應我轉學,條件之一就是不能落下學習,所以我得好好完成任務。而猴子,我就不知道了,或許當家主需要知識儲備,需要用到物理和化學?

     ——好吧我瞎的。

     至于馬杰和鄭午這種學渣,則是該干啥還干啥,在他們的世界里就沒有學習二字,就等著考試的時候有人給他們傳答案。無論去了哪個學校,到快考試的時候,大家也基本上都混出來了,要個答案什么的簡直輕而易舉。

     以前學習的一員里還有黃杰,不過他已經有段日子沒回來了,估計也沒空參加什么期末考試了。自從他做了南街老大,曠課啊什么的根本沒人敢管,就是教導主任,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距離考試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和猴子學的也越來越勤奮,上課學、下課學、吃飯學、走路學,上廁所都要背背單詞。這下午二節課后,我正做著一道數學題,手機突然響了,拿出來一看,竟然是王瑤。

     我勒個去,王瑤有日子沒給我打電話了,我都以為她把我給忘了呢。

     “喂?”我趕緊接起來,還做個毛的題啊?

     “侄子,你趕緊過來吧,莫花找我單挑來了,你要是來的遲了,我可不保證她的生命安全啊。”完,王瑤就把電話掛了。

     我徹底懵了,愣了好大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趕緊撒腿就往外跑。我去,這都什么事啊,莫花不是不糾纏了嗎,怎么又跑去找王瑤單挑了啊?

     地良心,這次我可真沒和她林可兒的事。

     對對,我想起來了,莫花跟我過,王瑤在病房陪她的時候,把我倆的故事通通告訴她了,不管是林可兒還是上官婷,她都知道!

     這么看來,她是想步這兩位“前輩”的后塵啊!

     撫琴的人:

     南街這邊進入尾聲,沒什么坑了吧?

     收收尾,準備進北街了。

     北街會是眾人最艱難的一次旅程,對手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福彩快三有什么技巧 买股票赚的钱是谁的 江西快三遗漏数据 东北期货配资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 浙江20选5开状号码 福彩3d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直 云南时时彩开奖视频 云南11选五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玩法说明 安徽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山东临沂配资公司 股票指数期货外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