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7章 第一富二代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對啊,那你這些脾氣硬、能干架的,憑什么要被咱們拉攏呢?”

     我一時無語。

     “今這一架,整個高一學生都看見了,咱們三個的名聲算是如日中了(我:是聲名狼藉吧?)你看看咱們多屌啊,先是我拿刀架在大貓脖子上,然后又力挑九太子一伙(我:是被人群毆吧?)這里已經證明了咱們的實力,到時再拉攏他們就有服力了,他們知道咱們能打啊,知道咱們能拼啊,自然也就愿意跟著咱們了。我一直想打這樣的一場架,哪怕打輸了也無所謂,關鍵是要把名聲打出去,咱們和四五十人打,輸了也不丟臉啊——但是始終找不到機會,所以今你出的這事,出的太是時機了,不早也不晚,還有三就軍訓結束,到時候咱們的熱度還沒退呢!你知道我多高興嗎?我高心都和河南人罵了一個時,其實我最喜歡河南人了,他們河南人偷井蓋純粹是放屁!河南人多淳樸多善良啊……”

     我被猴子哄的一愣一愣,不由自主地看向旁邊的黃杰——他最能拆猴子的臺了。

     黃杰聳聳肩:“你別看我,我也不知道丫的是真是假,反正你就當假的聽吧……”

     “滾你丫的。”猴子一推黃杰,黃杰骨碌碌從臺階上滾了下去,躺在最底下“哎呦哎呦”的叫了起來,我和猴子放聲大笑——被打還能這么高興,我他媽還是第一次見到!

     可是我跟他倆在一起,卻又無時不刻的處在歡樂之鄭

     我們一直坐到軍訓結束、食堂開飯,就這么邋里邋遢的去食堂吃飯。打飯的時候,猴子破荒地刷我的卡吧!可當我看見他卡里只有三毛錢的時候又出離憤怒了。

     “干什么干什么,不是還能打個饅頭嗎?!”猴子還滿不服氣。

     林可兒給我們送了一堆傷藥,是王瑤買的,她不好意思過來,因為下午沒幫上什么忙。猴子樂了,她一磚頭撂倒十來個,還沒幫上什么忙?幫上大忙啦!幫我謝謝你們老大!

     回到宿舍,馬杰已經等候多時,麻溜的幫我們三個洗了衣裳,黃杰他在這念書三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么好心的人,感動的他勾住馬杰的肩膀:“借我五塊錢唄?明早晨的飯還沒有著落呢。”

     洗涮過后,我坐在床上給自己抹紅花油。自從來到這學校,我幾乎擦這玩意兒,我估計這三年是擺脫不了了。正擦著呢,林可兒就給我打電話,問我在干嘛,我我在擦藥,她有些地方夠得著嗎?我后脊背肯定夠不著啊。林可兒,那你下來唄,我給你擦擦。

     我一聽就樂了,一把奪過正準備給我擦后背的馬杰手里的紅花油就往下跑。

     “飛哥你褲子還沒穿呢……”

     我穿好褲子下了樓,林可兒果然在等我。我把紅花油給了她,然后把衣裳撩起來,林可兒一點一點地給我擦,雖然她的力道太輕了(紅花油需要用力搓),但我還是蠻享受的,感覺林可兒的手好軟,擦的我心都快化了。

     “可兒,你干嘛呢?”王瑤不知什么時候提著兩瓶暖壺走過來了。

     “啊,我給左飛擦藥呢。”林可兒一邊一邊擦。

     “你這樣怎么行,完全沒有效果的,我來!”王瑤放下暖壺,奪走了林可兒的紅花油。

     “啊……”我的慘叫聲響徹校園。

     “輕點啊大姐!”

     “輕什么輕,這樣才有效果!”王瑤繼續蹂躪著我。

     ……

     又是兩過去,距離軍訓結束只剩一了。不出意外的話,九太子明晚上就會展開清理宿舍的活動,將那些不交保護費、不服他們的學生收拾一頓,我們的機會也就來了。

     學生們已經展現出對教官依依不舍的情感,在一次集體唱軍歌的過程中竟然有不少人哭了出來,坦白我是無法理解的,可能是我沒有參加軍訓、和教官沒什么感情的緣故。

     我對什么都不期待,只對干翻九太子有興趣。

     就這樣,猴子和黃杰今晚上還要去網吧通宵!

     “明晚上就要辦事了,你倆今就不能在宿舍休息一下?”

     我在學校門口拉著兩饒胳膊,像個試圖服丈夫別去賭博的怨婦。

     “沒事左飛,你要相信我們的實力,就算通個宵也不影響明辦事的。”

     “就是,我們玩幾把游戲,才能以更好的精神面貌去辦明的事。”

     “少來,什么今我也不能放你倆走!”

     “哎,林可兒怎么來了?”

     我一回頭,背后空空如也,哪有什么林可兒。再一回頭,猴子和黃杰都沒影了。

     “操!”我大罵出來,正準備去追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馬杰打來的:“飛哥,易真在宿舍等你。”

     我疑惑地問:“誰是易真?”

     “我靠,易真?!”猴子不知什么時候又回來了。

     “東城一中第一富二代啊,突然找你肯定有什么好事!”黃杰竟然也竄了出來。

     看著兩人炙熱的眼神,我:“你們不是去網吧嗎?去吧去吧。”然后就往回走。

     “我突然想明白了,明還要辦事,今不能再通宵了。”猴子追了過來。

     “我本來不想去的,都是猴子那個傻逼非拉我去!”黃杰也追了過來。

     兩人跟膠水似的黏在我身邊,一起回去會會這個傳中的第一富二代。

     “肯定是要請咱們吃大餐!”猴子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對對,肯定是因為咱們那力戰九太子的威名傳播開了,易真想當咱們弟呢,以后每吃飯都能加個雞腿了。”黃杰特別興奮。

     領著他倆回到宿舍,果然有個人坐在我床上,長得又高又帥,穿著打扮都和我們普通學生不一樣,身上流露著“我是有錢人”的氣質,想必就是傳中的易真了。

     易真站起來,笑容滿面地:“左飛是吧?久仰大名。”

     “我是猴子。”

     “我是黃杰。”

     兩個不要臉的已經跑到我前面去了,爭搶著要和易真握手。

     “想當我們的弟非常簡單,只需要每請我們吃飯就可以了。”猴子樂呵呵地著。

     “還要包我們玩游戲的費用。”黃杰補了一句。

     “對對對。”猴子趕緊附和。

     “什么?”易真一臉糊涂:“我找左飛有點事……你倆是誰啊?”

     猴子和黃杰直接傻了。

     我直接樂了,上去把他倆推開,道:“別理他倆,他倆是神經病,你找我什么事啊?”

     “是這樣的。我聽九太子最近在找你的麻煩,所以過來想問問你用不用幫忙,他們還是肯給我這個面子的。”易真的目光非常誠懇,可總透著那么一股虛偽的勁兒。

     “那么,我可以為你做什么?”

     我警惕地看著易真,因為這世上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你好。

     “不用,就是想和你交個朋友。”易真依舊笑瞇瞇的。

     “哎呀我最喜歡交朋友了,尤其是你這種有錢的朋友,你好我叫猴子!”猴子又撲了上來。

     “你能要點臉嗎?知道人家有錢就想和人家交朋友?你就不能像我一樣矜持一點?”黃杰一邊一邊捏著易真的雙肩,“舒不舒服啊?我學過按摩呢,我叫黃杰,咱們可以做朋友的,我可不是看你有錢啊,就是覺得一看你就特別投緣?”

     “頭圓?”易真摸了摸自己的頭:“圓嗎?”

     “圓,圓!沒見過你這么圓的頭。”猴子激動地握著易真的手。

     “行了,別扯犢子了,趕緊你有什么事,再不我可要睡覺了。”我朝著自己的床走過去。

     “好吧,那你就先睡覺,九太子那邊我會的。”易真也準備走。

     “哎哎,別走啊,咱們剛交了朋友該好好聊聊的。”猴子沒皮沒臉地拉著易真。

     “左飛,你怎么話呢,怎么可以這樣對待咱們的朋友易真?!”黃杰生氣地走到我面前,用手推了我一下,接著又悄聲道:“還不明白?人家是沖著林可兒來的!”

     我心里一驚,看著準備離開的易真,脫口而出:“你是為了林可兒?”

     易真回過頭來,笑道:“也不是啊,就是想和你交個朋友。”

     這時候,猴子突然拍了一下易真的肩膀,誠懇地道:“易真,我是看咱倆是好朋友才這么的,你要有什么事最好直截簾地,左飛這人比較直腸子,來不了那些彎彎繞繞。”

     易真微一沉思,道:“好吧,我確實有個忙想讓你幫。”

     他走過來,掏出一個首飾盒子,打開以后出現一條非常漂亮的項鏈,我雖然不懂這些東西卻也知道價值不菲。

     “能幫我交給林可兒嗎?”易真頓了頓,又:“幫了我這個忙,我可以保證不讓九太子再找你們三個的麻煩。”

     “哇,好漂亮!”猴子又撲了過來,眼饞地道:“肯定特貴,至少得十塊錢吧?”

     易真的臉抽了一下。

     黃杰接著補刀:“你什么眼光,這玩意兒最少得十五,我經常在地攤上見呢。”

     易真就是再傻,也知道猴子和黃杰在故意裝瘋賣傻了。

     他不理他倆,只看著我:“可以嗎?”

     “你為什么不自己去送?”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 福彩3d官网 股票基本面分析方法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陕陕西11选5走式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聚丰达配资 河北排列72019104期开奖结果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25选5预测 江苏快三跨度振幅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方法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 盘后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