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誰與爭鋒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217章 又見葉非花 為蘇黎世473866的皇冠第六次加更

作者:撫琴的人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誰與爭鋒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TYYYYY當初方千里勢力最鼎盛的時候,曾經一統山西北部的五個城市,如今除一個外,有四個城市已經歸入或者快歸入方千里的麾下,再將其稱之為山西王并無什么不妥。

     當然。猴子還是樂意稱之為半個山西王。

     方千里好,就算是半個,你就這么眼睜睜看著我重掌半個山西?

     這還是方千里第一次承認他是半個山西王,可見他內心多么驚訝。猴子笑了一下,道:“前輩,不瞞你,在我們決定踏入大同去尋你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今的結果。實話吧,只要能夠擊敗星火,我們毫不介意你重新成為山西王,重新掌管你的半個山西。只是擊敗星火之后,你最好不要有其他非分之想,否則我們南邊不會善罷甘休的。”

     方千里沉默下去,許久許久。

     “我都只有一年壽命了,還有什么非分之想?”方千里苦笑了一聲:“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東山再起,拿回屬于我的東西。繼而干掉星火。你們能如此心胸寬廣,實在令老夫汗顏啊……”

     猴子笑了一下:“前輩,像你這等英雄人物,本就不該縮在山溝溝里的。放心,我們三人明就分別奔赴朔州フ忻州和呂梁,定會幫你拿下。那,陽泉呢。你要沒有打算?”

     方千里呼了口氣,道:“陽泉,我也有自己的布置,只是我把這任務同樣交給了丁凡凡,不知他現在辦的怎么樣了,我明就試著聯系他一下,如果他能來的話,那我們的勝算將大大增加。”來女腸圾。

     丁凡凡,也是我們聽了很多次的名字,似乎是方千里手下的第一高手——連宋歌卷那等強者都是丁凡凡去追殺的,可想而知丁凡凡的實力。

     猴子那好,事情就這么定下來吧,今時辰也挺晚了,前輩早些休息去吧。方千里點點頭。面色嚴肅,也不像平時那樣插科打諢了,是的,確實有些累了,畢竟剛做完手術啊……

     完,便轉身走了出去,朱老四緊隨其后。辦公室里只剩我們幾人。

     “這老頭能相信嗎?”黃杰問。

     “至少,他現在已經對我們坦誠了七七八八。”猴子肯定地。

     第二一大早,我們便分別收拾好了,準備分別前往各自分配好的地方。猴子把朔州分給了我,朔州是這三個城市里最的一個城市,而且我們也去過那個地方,算是熟悉。

     都這么多年過去了,猴子依舊很照顧我。

     到地方以后聯系誰,方千里已經全給我們安排好了,他的人會無條件聽從我們的命令,叫我們盡管放心前去。臨走之前,猴子單獨和陳叔談了一次話,我不知道具體內容,但大致可以猜測的到。

     我們都不在家,要心防范方千里。

     清晨時分,我們在吃過飯后,便各自坐飛機趕到了各自的地方。

     上午九點,我趕到了朔州的安太堡機場。

     朔州,機場更,瞅著跟個汽車站似的,十分寒酸。實際上,山西就沒有個好機場,即便是龍城的武宿機場也大不了多少。改革開放多少年了,全國各自都在飛速發展,唯獨山西的經濟始終落后,還是那句老話,真是成也煤炭フ敗也煤炭。所以有時候猴子在游戲里罵其他地方的人,他們那邊都是農村,還真沒什么底氣。

     到機場后,我便給方千里提供給我的手機號碼打電話,按理來應該已經來接我了。我打過去電話,里面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女聲,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我明來意之后,那女人她已經到了,讓我把手舉起,她好過來接我。

     我立刻把手舉起。

     緊接著,一個身穿旗袍フ腳蹬高跟フ面容精致フ氣質高冷的女生噠噠噠迎面走來。我一看到她,渾身的血液都涼了起來。臥槽,這不是懷仁縣蝎子幫的老大葉非花嗎,方千里竟然讓她來接我!

     我已經對這個女饒彪悍作風有了一些了解,想當初她手持沖鋒槍大開殺戒的場面還歷歷在目,所以我和她相處也是心翼翼,見面就堆滿了笑臉,發揮我嘴甜的長處:“葉姐好!”

     葉非花看了我一眼,奇怪地問:“你認識我?”

     我倒吸一口涼氣,心想我們已經打過照面,還差點打了一架,她竟然完全不認識我……也是,她當初的眼里只有方千里那個情郎,哪里還關注旁邊都有誰啊,估計以為我們都是方千里的弟。

     我才沒傻到承認自己的身份,我當初可是殺了她好幾個手下,現在出來不是找死嗎?便趕緊知道的,來時山西王已經告訴我了。葉非花點頭,那個老不死的怎么樣了?

     我趕緊手術很成功,現在正養身體呢,否則也不能派我來啊。葉非花的臉上這才有了一絲笑意,還長長地呼了口氣,看來是很擔心方千里的安危。不過很快,她的眉頭又皺起來,用冰冷至極的目光上下掃了我一眼,道:“山西王怎么會派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孩子來?”

     我日……

     我真想脫了褲子給他看看,我毛是長齊聊。不過她是山西王的女人,而且又那么彪悍,我可不敢有半分的調戲之心,便堆著笑臉道:“山西王既然派我來,自然有我的過人之處唄。”

     葉非花點點頭,這話倒是的不錯,那個老王鞍雖然經常不靠譜,但識饒本事還是不錯的。你先跟姐姐,你都有些什么本事,以前有過什么經歷?

     我趕緊我叫左飛,會纏龍手,現在是龍城將軍媚老大,人稱左少帥。

     葉非花的眼睛一亮,纏龍手?還有人練那門笨功夫?

     我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怎么走哪都有人這句話?葉非花卻興致不減,聽纏龍手至少要練二十年才有成就,才能抓取一些兵刃之類的,你現在能抓什么武器了?

     還不等我介紹,葉非花便我來試試!二話不便摸出一柄匕首,狠狠朝我的胸口扎來。我的親娘啊,她這動作也太快了,就不怕把我當場扎死?

     還好我手疾眼快,順手就把葉非花的刀給抓住了。

     自然毫發無傷。

     “哎呦,不錯哦?”葉非花的眼睛更亮:“還真有兩把刷子,你這是從練起的吧?”

     其實我還真沒有從練起,但是葉非花這么認為,我也沒有否認,只是笑了笑,是的。葉非花又表揚了我兩句,便勾著我的脖子走,姐姐先請你吃頓好吃的去!

     葉非花踩著高跟鞋比我還高半個頭,摟著我就像樓著個弟弟一樣,而且她穿的旗袍也很清涼,身上一陣陣清香飄過來。

     她又長得漂亮,氣場很強,機場大廳眾人紛紛側目,搞的我實在有些尷尬。

     不過葉非花并不覺得有何不妥,仍舊十分親昵地摟著我的脖子,讓我對這位中年女人產生了幾分好福

     來到大廳外面,葉非花將我領到一輛黑色的奔馳越野車邊,問我會不會開車?我會,但是沒笨。葉非花太好了,我終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便開心地朝著副駕駛的位置跑去。

     我哎,我沒本啊。

     葉非花頭都不回,沒事,開吧,姐姐這車在朔州沒人敢攔!

     我相信,我很相信。

     誰敢攔葉非花,那不是找死嗎?!

     坐在車上,我按著葉非花的指使往前開,她讓我往左我便往左,她讓我往右我便往右,然后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她向我打聽方千里的一些近況,我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葉非花真的是個很豪爽的女人,坐在副駕駛上便把高跟鞋給脫了,然后便給自己腳上涂紅色的指甲油,一抹一抹地非常認真,像只貓一樣。我實在難以想象,這個殺伐果斷,敢拿著沖鋒槍在大街上闖的女人,竟然還會這么認真優雅地給自己涂指甲油。

     “那個,葉姐,咱們到了嗎,已經在這條路上開很久了……”

     葉非花一抬頭,才驚慌失措地叫:“哎呀,已經過了,咱們趕緊調頭!”

     我差點吐血,這都什么……

     我只好調頭,然后不停地問葉非花,到了嗎,是這里嗎,以防她再度走神。葉非花快了快了,再往前邊有個酒店,咱們就在那里吃飯,也是你休息的地方。

     我看著那間酒店,距離已經不遠,也就兩三百米的樣子,立馬來了精神,踩著油門往前開去。就在這時,車子突然“鏗”的一聲,竟然熄了火,往前溜了一段,方才停下。

     坐在車上,我和葉非花大眼瞪眼。

     “你弄壞了我的車。”葉非花。

     “我沒有!”我急了,我就是開了一下,怎么會弄壞的?

     “那怎么會好好熄火的?我這車很貴的,要一百多萬,不可能會出問題,肯定是你弄壞了!”

     我也是無語,也懶得和她打別,試著打了幾下火,終于找到了問題所在。

     “葉姐,是沒油了。”我苦著臉。

     “怎么可能,我一個禮拜前才加過的!”葉非花劍

     “……”

     我突然很想一頭撞死。百镀一下“誰與爭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新手入门怎么玩股票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福彩3d走势图 综合版 七星彩选号方法与技巧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号码 七星彩归历表 五排列开奖结果 赌博对联顺口溜 股牛牛在线配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视频 炒股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东方6 1生肖走势图 天天红包app下载安装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腾讯二分彩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