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吃雞奶爸修仙傳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八十九章 潛伏,潛伏,潛伏!

作者:魔力流失所屬:書名:吃雞奶爸修仙傳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褐袍青年立即縱身向一側閃避,三根脊刺幾乎是貼著他的身體『射』偏而過。

     三名練氣后期弟子稍稍松了口氣,失去兩個筑基師兄帶領的話,他們這點修為在“水鏡『迷』谷”當中幾乎是寸步難校

     褐袍青年倒退了兩步,兩眼無神地低下了頭,他的腹居然還『插』著第四根脊刺!

     那只垂死的母劍脊翼獅看到公獅慘死,竟然拼著最后一口氣將背上的脊刺噴『射』出來,臨死前還重創列人,也算為公獅報了仇。

     “肖師兄!”三名練氣期弟子圍了上去,他們這才發現褐袍青年竟然已經深受重傷。

     那肖師兄從儲物袋里取出了一個玉瓶,倒了一枚丹『藥』吞入口中,將玉瓶交到其中一名身材瘦削的修士手中道:“齊鵬,快拿去給洪師兄服下。”

     在這險惡之地,若是修為最高的洪師兄不盡快恢復戰力,他們浩風學院這次“水鏡『迷』谷”的試煉前景就堪憂了。

     齊鵬恭敬地應了一聲,心翼翼地接過了玉瓶,才剛一轉身,一條身影突然從遠處一塊巨巖后縱身躍出,向著昏『迷』中的洪師兄疾速沖了過去。

     這一下變故來得太過突然,以至于之前就已經被兩只兇悍的劍脊翼獅幾乎嚇破哩的齊鵬有些手足無措地轉頭看向了肖師兄。

     “快去保護洪師兄啊!”那肖師兄又氣又急,不知道自己當初怎么會帶了這么個蠢貨進入“水鏡『迷』谷”中來。

     另外兩名練氣后期弟子立即縱身沖了出去,那齊鵬這才大夢初醒一般慌忙催動飛劍想要截住那沖向洪師兄的身影。

     這身影正是早曹凡一步潛伏在這里坐收漁翁之利的銀發客。這個時候他的身上已經多出了一把大斧并裝備了一件加敏捷的裝備,戰力赫然飆升到了105點。

     大斧正是擊殺伏貍爆裝可以得到的那把鉞斧。

     一個練氣大圓滿修士的基礎戰力一般是70左右,但加上飛劍或者法寶,戰力的浮動范圍就大了。此時銀發客搶占了先機,敏捷又高達30點,不等那齊鵬的飛劍攻到,已經一斧頭狠狠地對著洪師兄劈了下去。

     “洪師兄!”

     那肖師兄睚眥欲裂,不顧身上的傷勢強行催動飛劍攻向了銀發客。

     那只脊刺雖然沒有直接刺中肖師兄的丹田,但也對之造成了嚴重的傷害。此時他強行催動飛劍,劇烈的疼痛讓他額頭上立時滲出了大量的汗珠,臉部肌肉也痛苦地痙攣起來。

     四把飛劍的夾擊,若是一般的武修,那是必死無疑了。

     但銀發客并不是一般的武修,他此時的戰力已經堪比筑基初期的修士,30點敏捷更是讓他在對付飛劍的進攻時一點都不虛。那鉞斧上下翻飛,每一次都能磕飛一把來襲的飛劍。

     47點力量所爆發出來的威能,要遠遠強于只用練氣期的神識所『操』控的飛劍。被鉞斧磕飛之后,這些練氣期弟子想要『操』控飛劍卷土重來并非易事。

     受損的飛劍靈動『性』大為降低,又被擊飛很遠,他們甚至得奔行接近到一定的距離才能讓神識重新將飛劍『操』控起來。

     這就是低階法修在強大武修前的劣勢了,尤其是對上力量和敏捷特長的武修,在格斗層面完全是被碾壓的。

     那銀發客身形迅疾如風,猛地一個飛掠快速沖向了其中一名急于撿劍的練氣期修士。

     “用法技,大家用法技對付他!”肖師兄急聲道。

     他這話得有些遲了,就在其他兩名練氣期修士掐訣施法的時候,銀發客已經成功擊殺了自己的目標。

     隕石雨和風刃氣勢洶洶地向著銀發客猛襲而去。

     銀發客的神『色』終于凝重了起來,這兩種法術可比火球術難對付多了。

     那風刃速度奇快,幾乎是貼著銀發客疾閃的身形擦身而過,在后者的身體上刮出了十幾排的血痕。

     隕石雨也沒讓銀發客輕松多少,哪怕那鉞斧舞得幾乎是密不透風,還是有四、五塊石頭轟中了銀發客的身體,將其撞飛了出去。

     銀發客身形落地,立即給自己吞服了一枚3星固元丹。而這時,新一波的隕石雨和風刃已經奔行在路上。

     法技才是法修的根本和倚仗,強如銀發客也連續吃癟受傷掛彩了。

     下一刻,銀發客的身形又動了。奔行的速度極快,完全看不出他才剛剛連續受創。

     銀發客攻擊的對象赫然竟是坐在地上恢復傷勢的肖師兄!

     他吞服固元丹的瞬間突然發覺筑基中期的褐袍青年才是自己的真正的大擔一旦讓對方通過丹『藥』的力量恢復了傷勢,他甚至還有生命的危險。

     肖師兄直接從儲物袋中取了把長劍抓在手中,他現在無法輕易動用丹田內的真氣,只能勉強用這把劍與對方周旋,為兩名練氣期師弟創造攻擊銀發客的機會。

     一個筑基中期修士,光就紙面上的戰力就至少有120點,再加上飛劍和法技等修真手段,根本不是銀發客所能對付的。

     銀發客欺的是肖師兄身受重傷,而且還傷在丹田,一身戰力剩下不到六成,絕難抵擋他的這次沖鋒。

     那鉞斧高高舉起,狠狠地劈向了肖師兄,破空的呼嘯聲氣勢驚人。

     肖師兄冷哼了一聲,催動身法猛地一個旱地拔蔥,身形搶在銀發客襲到之前飛掠了出去。

     他一個筑基修士早已能夠踏空飛行,若非腹受創嚴重,這一下他完全可以一個“鷂鴿翻身”,在避開對方攻擊的同時反手一劍重創敵人。

     再次強行運轉真氣,肖師兄疼得齜牙咧嘴,左手緊緊捂住腹受贍部位臉上汗水狂瀉。一直到現在,他都不敢抽出母劍脊翼獅刺入自己體內的那根脊刺。

     第三波風刃和隕石雨已經鎖住了銀發客的去路,后者勉強對付過去之后,身上已經再度留下了多處頗為慘烈的傷痕。

     肖師兄神識溝通飛劍,他要拼著讓傷勢加重的危險強行催動真氣,配合兩名練氣期師弟的攻擊向這該死的敵人發動最后的致命一擊。

     “轟隆隆”的聲響中,第四波隕石雨已經在銀發客的上空成形,半人多高的新一輪風刃也呼嘯著向對方狂掃而去。

     就在肖師兄要強行催動飛劍發動進攻的時候,一聲慘叫讓他心中顫栗了一下,然后他的神識就看到剛剛釋放了風刃法術的那名師弟已經倒在了血泊之鄭

     一個手持兩把長矛的壯碩男子出現在肖師兄的視線當鄭這男子滿臉胡渣,身上還穿著一件藍芒閃爍的鎧甲。

     “你去干掉另一個練氣期修士,我來對這個筑基老怪。然后我們再和平商議如何劃分戰利品。”胡渣壯漢將兩把長矛一交叉,對銀發客道。

     他主動出手重創釋放風刃術的那名練氣期修士,已經被扣了100積分,自然不肯再耗費巨大代價去對付幸存的最后一名練氣后期修士,也就是已經幾乎被嚇破膽的齊鵬。

     銀發客就不一樣了,他主動出手攻擊的是筑基后期的洪師兄,并不會被運系統懲罰。然后三名練氣期修士主動向他發動了進攻,他之后的還擊就不屬于主動攻擊行為,同樣不會被扣除任何積分。

     突然出現的胡渣壯漢也讓銀發客大吃了一驚,他竟然沒發現這四周還潛伏著這么一個厲害的“運者”。本來他是計劃獨吞所有戰利品的,現在看來這并不現實,除非他與這胡渣壯漢聯手解決了這些修士之后再火并一番。

     他已經支付了50積分查詢過對方的戰力信息,92(31-30-24-7),與他只在伯仲之間。再打一場他不見得就能拿下對方,萬一夜長夢多引來更多在后的黃雀,那就得不償失了。

     “好,我們迅速解決掉他們,然后平分戰利品。”

     雖然非常不愿意割肉,銀發客還是迅速有了決斷。這么多儲物袋和飛劍,哪怕他只分得其中的一半,這一次臨時征召的試煉也已經是血賺了。

     一聲慘叫,那名被胡渣壯漢偷襲重創的練氣后期弟子已經被銀發客補了一斧頭,一命嗚呼。

     肖師兄怒極,再也顧不得丹田處的劇痛,強行催動飛劍攻向了胡渣壯漢,同時口中大喝道:“還不快逃,一定要活著回去!”

     他這話是對齊鵬的。他的情況自己知道,今日已經絕難幸免,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夠保住神符院分院主齊業峰的曾孫,也就是齊鵬的『性』命。

     這齊鵬屬于那種溫室里的花朵,因為有一個元嬰期的祖爺庇護,修煉的道路一直是一帆風順。這還是他第一次參與“水鏡『迷』谷”的試煉。

     齊鵬原本以為在宗門十個筑基強者的庇護下自己這次鍍金之旅肯定是十分安逸的。沒想到一進秘境就只有洪師兄和肖師兄等人與他會合在一起,其他八名筑基強者全部聯系不上。

     這也就罷了,好不容易發現了三枚差不多成熟的培基果,守護的妖獸居然這么瘋狂,他們一行人幾乎全軍覆沒在這里。末了又來了這么兩個坐收漁翁之利的家伙,他們這回真的是要涼透了。

     求生的本能讓齊鵬再也顧不得肖師兄,猛地取出一枚二級遁符迅速將其激發,銀發客的鉞斧劈到的時候,擊中的只是他已經潰散的虛影。

     齊鵬已經順利逃走,肖師兄心中一松,重重的虛弱感向他猛襲而來。他再次支持不住了,空中的飛劍無力地墜落了下來。

     胡渣壯漢一聲暴喝,左手長矛脫手飛出,直接刺穿了肖師兄的心臟。

     “這里一共有十四個儲物袋,我出力最多,拿走其中八個沒問題吧。”銀發客收起洪師兄的儲物袋,淡淡地道。

     “兩枚培基果給我,我就答應你。”胡渣壯漢從肖師兄身體里抽出了長矛,順手取走了對方身上的儲物袋。

     “我不同意,我想潛伏了那么久的那位身邊帶了只狗的朋友也不會同意的吧。”一個沙啞的聲音突然道。

    
百镀一下“吃雞奶爸修仙傳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