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 吃雞奶爸修仙傳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何惜此身

作者:魔力流失所屬:書名:吃雞奶爸修仙傳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奕碁(qi)城。

     統治這座城市的是滄運宗僅存的兩大附屬家族之一的郭氏家族。

     郭家有一個筑基初期的老祖坐鎮,還有五名練氣后期的族老,族長郭柏達同樣也是練氣巔峰的修為。

     到了這里,公孫啟倒要看看薛猛還囂張得起來不。

     很快公孫啟就降下了劍光,帶著余家父子落到霖面上。

     “這座城是我滄運宗所掌控的家族勢力盤踞的地方,十分安全。我們先入城休息一下,明日再趕回宗門。”公孫啟有些自豪地道。

     一路上被薛猛追趕得非常狼狽,公孫啟必須振作一下大家的士氣。

     余昊沒有什么,只是抓緊鐵娃的手。宗門斗爭不是他所關心的問題,鐵娃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他甚至已經有些后悔讓兒子參加靈根測試了。眼前的情形讓他感覺到修仙并非他所想象的那般美好。

     進入城門,公孫啟輕車熟路地直接前往郭家的族地,那里云集著郭家最精銳的力量,薛猛絕不敢再造次。

     “逃到這里了嗎?”薛猛降下劍光落在了城外,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滄運宗是郭氏家族的上宗,公孫啟之前也來過幾次,郭家族長郭柏達聞訊后親自帶人出來迎接他。

     一路狂催劍光跑路,公孫啟此時早已非常疲憊。郭柏達連忙將郭家最大最豪華的客房安排給公孫啟一行人居住。

     整套客房有三大間,每一間都有十分寬敞的客廳和睡房。不過公孫啟卻沒有讓余昊父子單獨睡另外的房間,而是將他們叫到了自己這屋。

     他生怕自己第二出去的時候,這父子倆,尤其是鐵娃不見了蹤影。此子可是滄運宗未來崛起的希望所在,絕對不容有失。

     當晚上,郭柏達大擺筵席,為公孫啟接風洗塵。

     公孫啟本想安靜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就趕路,但郭家的盛情他實在不好拒絕。更何況他現在有求于對方,明早上還需要郭柏達派上兩個練氣后期的家族長老與自己一起護送余川回滄運宗,只好答應了下來。

     余昊父子也被安排與公孫啟一起坐在主桌,余川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的美食,不禁吞咽了一下口水。

     公孫啟知道余川的未來不可限量,席間不停地為他夾菜,目光之中充滿了關愛。

     郭柏達看在眼里,笑『吟』『吟』地帶著兩個家族的長老過來向公孫啟敬酒,“公孫執事此番為宗門找到了這么一位百年罕見的才弟子,實在是可喜可賀啊。”

     前面郭家的高層已經來敬過一輪酒,只不過公孫啟一直很注意不讓自己多飲,每次幾乎都是觸碰一下嘴唇意思一下而已。

     起余川,公孫啟心中頓時滿是自豪之意,他很想糾正郭柏達,鐵娃的資質并不是百年難遇,根本就是千年罕有的才。不過他最后還是強忍住了心中顯擺的欲望。

     郭氏家族雖然現在還算是滄運宗管轄下的勢力,但滄運宗對郭氏家族的約束能力已經大不如前。

     事關滄運宗的未來前景,公孫啟心中還是有分寸的,絕不會泄『露』余川的秘密。

     “此子資質尚可,但要百年罕見,郭族長怕是謬贊了。”公孫啟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道。

     郭柏達沒有再繼續詢問下去,而是跟公孫啟又閑聊了幾句滄運宗的事情,便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酒過三巡,公孫啟看到余川也吃得差不多了,當即便站了起來,向郭柏達一拱手道:“感謝郭族長的盛情款待。我有些不勝酒力,就帶弟子先去休息了。失禮之處還請海涵。”

     “別著急走啊,我也來敬公孫道友一杯。”

     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從外面飄了進來。

     公孫啟臉『色』大變,他認得這個聲音,正是白追了他數個時辰的薛猛。

     “郭族長,你這是何意?”公孫啟猛地抬頭看向郭柏達,目光中既有失望,又有憤怒。

     沒有郭家的人幫忙,薛猛想要深入郭氏族地來到這里而不被人發覺,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郭柏達聳了聳肩肩膀,笑嘻嘻地道:“公孫執事,你不是都看到了嗎?有句忠告我想要奉勸你一下,滄運宗早已是日暮西山,衰敗消亡是必然的事情。你不如像我郭家一般,盡早做出明智的選擇。不但能夠保全自己,還能有一番美好的前景。”

     “呸!”公孫啟憤怒地向郭柏達啐了一口,一邊抓住余川的手,一邊祭出了自己的飛劍。

     薛猛冷笑一聲,帶著胡宗麟大搖大擺地走進廳內,“敬酒不吃吃罰酒。公孫啟,你以為自己今還逃得掉嗎?”

     公孫啟的神識向屋頂掃去,心中再次一沉。屋頂上不知何時已經有兩個郭家練氣后期的長老在把守,他原本計劃的沖破屋頂逃走的路線顯然根本就行不通。

     “交出這個娃,今日你也許還可以保住一命。倘若繼續冥頑不靈,恐怕你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明早晨的日光了。”郭柏達神『色』陰冷地道。

     早在半年前,郭柏達就悄悄舉族投靠了金石宗。不過他并沒有立即改弦易轍,因為金石宗方面要他表面上仍然依附于滄運宗,作為金石宗安『插』在滄運宗的內應以待時機。

     今日便是一個郭家向金石宗表『露』忠心的大好機會。除掉公孫啟,劫走滄運宗好不容易找到的才弟子,這可是一份不錯的投名狀。

     公孫啟面帶歉意地對余昊道:“這一路讓你父子受苦了。等下一戰,我若無法帶你們逃出去,你們盡可以改拜金石宗門下。以鐵娃的資質,他們絕對不會埋沒他。”

     完,公孫啟快速地吞下了一枚丹『藥』,轉頭盯著薛猛,神情決然地道:“道輪回,滄運不滅。護宗衛道,何惜此身!”

     郭柏達神『色』一凝,知道公孫啟這是已經抱了死志了,一時間竟不敢上前。他身邊的一名家族長老卻是急于在新上宗的人面前表現一番,放出劍光直接向公孫啟疾速斬落下去。

     公孫啟身上的氣勢突然間疾速攀升了起來,緊接著他的飛劍迎上了對方的劍光,只一絞,后者的飛劍光芒頓時暗淡了下來。

     緊接著公孫啟的飛劍猶如一道流光徑直落到那名郭家長老的身上。

     一聲慘叫中,那急于爭功的長老一條肩膀已經被劍光卸了下來。

     “他瘋了。他居然吞下了強元丹!”薛猛驚呼道。

     強元丹是與筑基丹同等級別的高級丹『藥』,能夠臨時暴增修士的修為,實現越級挑戰的壯舉。只不過副作用也非常大,服用者『藥』力消湍時候渾身修為盡失,在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處于虛弱的狀態。

     下一刻,公孫啟已經變巨了飛劍,抓起余昊父子直接踏了上去。劍光狠狠地撞上了一面墻壁,三人經由撞出的大洞已然沖出了宴會大廳。

     此時公孫啟的修為已經暴漲到了練氣大圓滿的境界,無論是郭柏達還是薛猛,急切之下都無法攔住他。

     郭柏達心中大急,若是讓公孫啟逃回滄運宗,出他郭氏家族背叛的事實。滄運五老追究下來,他郭家可就萬劫不復了。

     薛猛已經追了出去,但此時的公孫啟即便是他都不敢去硬碰其鋒芒。

     公孫啟拼盡全力催動著劍光,飛劍眼看著就要沖上高空了。就在這時,一聲冷哼中,一只大手猛地從空中拍了下來,完全遮擋住了公孫啟的去路。

     公孫啟只覺得全身筋骨在這一刻仿佛都要崩斷了一般,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整個人更是腳步一軟,竟然從飛劍上跌落了下來。

     余川發出一聲驚呼,與自己的父親同樣從劇烈搖晃的飛劍上摔了下去。

     .

    
百镀一下“吃雞奶爸修仙傳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