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7章 被皮膚緊裹的人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跑到的公交車站。

     到那里的時候,車站的人已經不多了。

     但我看見了林菀,林菀就坐在候車的金屬座椅上,見到我的一刻,她站起身來,我在她臉上看到了一絲欣喜。

     這一絲欣喜,大概是這一刻,她、也是上能賜給我的最大安慰。

     我上前去,雙手扶著膝蓋,大口的喘著粗氣,:“林菀,你沒事,你沒事了就好。”

     她沒有話,默然站在我面前。

     我感覺她半沒動靜,慢慢抬起頭,這一刻,我發現她的表情有些復雜,甚至有些憂傷。

     我頓時覺得氣氛很尷尬,撓了撓頭,:“那什么……還有一班車吧,可能一會兒就來了,待會兒我們上了車之后,到市區先找個地方住下。”

     “嗯。”她回答。

     “你餓不餓,要不我去那邊給你買點東西吃。”我指了指路口的賣部。

     “不用了,危險。”她。

     她的神情讓我越發的有些疑慮,不由得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別怕,有我在呢……”

     誰知,她卻忽然乒在我的懷里。

     我伸手抱住她,只感覺有些溫暖,盡管這個時候的她依然穿著那身破爛臟污的衣衫。

     當時我想:無論她變成什么樣,我都會保護她,無論她變成什么樣,都還是我的……

     呃……

     ?!

     忽然,我的思緒被一陣刺痛打斷。

     我愕然看著疼痛擴散的右臂,卻發現,一根針管已經刺在手臂里,藍色的藥水迅速入侵我的軀體。

     “林菀,你……”我只感覺渾身發冷。

     林菀輕輕直起身子,離開了我的懷抱,接著,輕輕把注射器抽出了我的軀體,這一刻,她面無表情,冷冷看著我,:“感覺怎么樣?”

     當時的我,只感覺渾身燥熱起來,仿佛血液都要開始沸騰了。

     心跳加速、口干舌燥、頭痛欲裂。

     我不出那是怎樣的一種感受,仿佛我呆在一個巨大密閉的容器里,壓抑得令人窒息,而容器外頭,正被火焰炙烤。

     “為什么……你在做什么……”我咬著牙,用僅存的一點力氣質問。

     “別問這么多,坐下好好休息一會兒。”林菀扶著我,我想掙脫開,但沒有半點力氣,我的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組織器官,此刻,仿佛都已經不聽使喚了。

     我被林菀扶著坐在一邊的椅子上。

     我癱軟著,看著她,有氣無力的:“你給我……注射的什么?”

     “毒藥。”她笑著,笑容冷峻,甚至是冷酷。

     “為什么?難道你一直騙我?你的目的就是……”

     “我確實在利用你,但這倒不是我的目的。”林菀雙手抱在胸前,,“我只是臨時改變計劃了。”

     “為什么……”

     “為什么?問你自己啊,你為什么要去相信一個半年都難見一次的人呢?你為什么那么單純?”她嘲諷般的語氣,讓我的心再次被狠狠重擊。這一擊,甚至比那在她家門口聽見“那種聲音”還要讓我痛苦、絕望。

     眼前,一輛10路公交車緩緩駛來,林菀側臉一望,淡然道:“好了,楚同學,我要走了,祝你好運!”

     絕望。

     痛苦。

     失落。

     恐懼。

     所有的負面情緒,在我心中擴大。

     我面對的,是一場赤裸裸的背叛,呵呵,虧我還為她引開警察,虧我為了她開槍,為了她襲警,為了她奮不顧身。

     我那么相信你,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或許,有的事情就是沒有原因,我傻了吧唧的愿意去相信,她也就光明正大的利用著我,僅此而已,怪只怪自己,作死……這也就是作死而已。

     我的意識,這一刻也開始模糊了,我不由得慘笑起來。

     我倒是一直在求生,想不到卻要這么死,死在公交車站,不定明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被公寓那邊跑出來的怪物給啃得不成人樣了。

     我對了,我包里還有一把六四式,而且我曾經朝警察開過槍,我的房間里還有兩具警察的尸體。

     到時候,不定沒人來領尸,而我的尸體會作為重刑犯處理,賣給醫學院……

     心跳越來越快了,周圍的聲音卻越來越模糊,腦子里全是“咚咚”的撞擊聲,仿佛心已經從胸腔直接蹦到了顱腔里。

     而頭部的脹痛,更讓我無法忍受,我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爆炸。

     我強忍著痛苦,伸手摸向背包里頭,當時我的想法是,摸到電話就打120,摸到手槍就結果了自己。

     太痛苦了,我無法承受,到不如聽由命。

     很快,我就摸到了一樣冰涼的東西,我狠狠往外一拉。

     六四式……

     呵呵,還真是要我死在這里么?好吧,既然是意,那就遂了意好了……

     我將手槍拿起來,用盡力氣上膛,頂住了自己的太陽穴。

     我為自己倒數了三聲,狠狠扣動了扳機……

     咔。

     沒子彈了……

     手槍里居然沒子彈了!難道死也不讓我好死么?我連死都不能自己選擇?!我想要大叫,卻著實已經叫不出來了,仿佛聲音都被阻塞在了喉嚨口,根本無法突破那厚重的屏障,而我的眼前,不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那是一個人形的家伙,赤身裸體。

     但這個人形的家伙,卻沒有五官,也沒有身體上該有的一切外部器官,他就像是被一整張人皮死死裹住了全身。

     這是幻覺么?

     由于太過痛苦,這一刻,我已經漸漸開始懷疑自己眼前所見的一牽

     與此同時,我看見,那個被人皮緊縛的家伙,手里正抓著一個五官扭曲的人頭,那人頭依然在往下滴著鮮血,延綿一路,順著他行走的軌跡,形成一道血線。

     “你是誰……你要做什么……你……”我翕動著嘴唇,慢慢開口。

     而從對方那里,我只得到了咕嘟咕嘟的回應,一聲聲悶響,似乎從包緊的人皮中透出來,含混不清。

     “呵呵……就這么死了嗎?”我又是一聲慘笑。

     這個時候,那個家伙已經把手里的人頭扔在了一邊,抬起手,向我靠近。

     看來,幾秒鐘之后,我也會和那警察一樣,被扯斷頭顱。

     沒想到最后我的死法居然是這樣的,實在太難看了,但是,我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了。

     “別動,雙手舉過頭頂!”突然間,我居然聽見幾聲呼喝。

     “再往前一步,我們就開槍了!”警察,這回我看到的,好像是特警。

     他們的服裝與之前的那些人完全不同,恍惚間,我似乎看見了防彈衣和防暴頭盔。

     那幾名特警呈戰斗時的那種半蹲姿態,一步步走圍上前來。

     我面前沒有五官的家伙緩緩轉過身去。

     “蹲下!”又有一名特警命令。

     “嘶……”一聲怪異沙啞的吼叫,自那緊裹的皮膚之中傳了出來——這家伙似乎沒有準備就此妥協。

     那些特警們,大概也發覺了“談瘧和“威懾”無效,為首的那個率先開了槍。

     砰!

     一聲槍響,撞擊刺痛著我的耳鼓,讓我的精神在虛幻與現實之間游離,在惶惑與清醒之間徘徊。

     這槍聲帶來的心驚肉跳與陣陣痛感,似乎就僅僅是在告訴我,一切并不是夢。

     我看見,那渾身被皮膚包裹的家伙,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砰!”又有一名特警開槍,那人形的身子再次顫抖。

     特警們包圍上來,又是幾聲槍響,那人性的身子微微動彈,卻一直不曾倒下。

     我仿佛被他們晾在了一邊。

     那被皮膚包裹的人形,一步步的朝警察走去,我看著他的背影,挨了那么多槍子兒的他,居然依舊能直立前進。

     特警們步步后退,他們比一般警察要專業得多,動作絲毫不亂。

     但就在這時候,那個人形的家伙忽然一躍而起,那彈跳力,似乎比人要高出一倍,緊接著,我看見他凌空而下,一把按住了一名特警的頭部,接著狠狠向前一翻,一提——“噗”的一聲,那特警甚至還沒來得及慘叫,已經連人頭帶頭盔被一并扯了一下,鮮血狂噴。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投注平台 qq四川麻将技巧 福建11选5遗漏数据怎么看 大满贯Ⅲ李逵劈鱼 风采喜乐彩开奖号 欢乐真人麻将 福建体彩11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股票投资推荐 刮刮乐买一本亏还是赚 追光娱乐棋牌app下载 pc蛋蛋玩法 福建22选5开奖 600199股票行 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 韩国快乐8|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