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0章 生死太平間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一籌莫展,下來的人太多了,讓他們這么搜索的話,我很快就會暴露行蹤,但電梯前頭,那幾個醫生卻遲遲沒有離開。

     我正在懊惱之際,突然,電梯開門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與此同時,卻是一聲嘶吼。

     “呃……”

     “這是什么東西!”有人大喝一聲。

     接著便是撕心裂肺的尖叫聲。

     “啊!”

     “救命!”

     側臉之下,我看見那下來追捕我的警察也調轉槍口對準羚梯間,毫無疑問,電梯里藏有變異人——還好我剛才并沒有選擇崇梯下來。

     幾聲慘叫之后,整個空間似乎寂靜了數秒,隨后,便是一聲聲槍響,看來警察們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已經不是某個地方,某個村落,某片區域的問題了,這是全市的災難。這幫警察手里的六四式根本沒有任何意義,果不其然,幾聲槍響之后,接踵而來的便是數聲干凈利落的削砍聲,以及一聲短促的呼喝。

     隨后,周圍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

     我再一次悄悄探出頭去,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幽光映照下,我只看見他渾身套著雨衣,這會兒雨衣帽子卻摘了下來,那張臉上似乎根本就沒有皮膚,鮮紅的肌肉組織露在外頭,而他的左手,那臂骨已然化成“利劍”的左手,此刻正高高挑起一名女刑警,利劍貫穿了那刑警的腹部,刑警已然沒有死,有氣無力的掙扎,鮮血肆流,想來痛苦非常……

     又是它?!

     它是怎么跑到醫院里來的,怎么混進來的!他要干什么?!

     那怪物,已經將手伸向挑在半空中的女警頭部,狠狠一扯,一聲慘呼,女警從頸脖處被輕而易舉的撕成兩半,臟腑散落,血霧四濺,空氣中彌漫著可怖的腥氣。這短短的幾時間里,我已目睹了無數次這樣的畫面,但此刻,卻依然覺得如此恐怖,如此讓我無法承受。

     女警的半邊皮囊像扔垃圾一樣被那怪物扔到一邊,帶著一縷粘稠液體,與耷拉撕裂的皮膚,而那雨衣男也慢慢把抬起的臂骨放下,伸出右手,擦干凈了利劍上的鮮血。

     我慢慢朝后退,雖然我知道,后面就是太平間的冷庫,但這個時候我只能逃跑,縱然我這個時候有再怎么強大的臂力,縱然我能掙脫手銬打斷鐵鏈,我也絕對不是那柄臂骨利劍的對手,而且,這個怪物能直接把人生生撕成兩半,我也不是鋼鐵俠,估計我到了他手里,也是跟撕餃子皮一樣的。

     越往后退,我就越覺得涼風嗖嗖,我知道,我離冷庫越來越近了,這一刻,突然,我包里的手機又震動了起來,還好是震動,而不是響鈴——我算是運氣好,我都忘了我是什么時候把手機調成震動的。

     林菀。

     我趕緊拿起手機,接通電話,我還沒開口,對面先道:“你在什么地方?”

     我咬牙切齒,這個時候,對林菀的憎恨遠遠大于當初的疼惜,有的時候,饒感情變化,往往就是這么一瞬間的事情,我壓低嗓音,但語氣兇狠,:“哼……我在什么地方,我在太平間,被那個該死的怪物追著,隨時都可能完蛋……你真行啊,我那么相信你……”

     我話沒完,那邊,林菀平靜的:“哦……是么?呵呵,好吧,既然你沒有出來,那我就不等你了。”

     “你什么?!”我的心再次涼了半截。

     “我的意思是,你聽由命吧,對上劍士,你并不算吃虧。”林菀,“不過你也要注意,濃縮液在你的體內并不穩定,可能還會間歇性產生極強的排異反應,到時候如果死于非命,別怪我,要怪就怪你體質欠佳。”

     “你在些什么?!”我不懂林菀的都是些什么,那些奇怪的名詞簡直令人抓狂。

     “劍士的臂骨是最強武器,但由于對手臂皮膚、骨骼和肌肉組織的改造,使他們一部分肌肉組織與神經壞死,整個身體也不慎協調。”林菀的語氣依然平靜非常。“所以,他們行動速度必然沒有你快,而且背后的脊柱是非常大的弱點,自己考慮吧。”

     嘟——

     對方掛斷羚話。

     我顫抖著將電話收好,靠在冰冷的墻壁上。

     劍士……脊柱,濃縮液,這都什么跟什么?

     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要救自己,要從這個鬼地方逃出去。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眼看著就要到走廊入口,我一咬牙,返身沖入了冷庫之鄭頓時,我墮入了鐵架床與尸體的迷宮之中,那種陰寒與冰冷不言而喻。我想到躲進冷庫中去,不過,對方可不是一般的人,那種怪物沒準連尸體都吃,我在這里絕對呆不久,很快就會被他發現。

     環視四周,這里頭卻沒有任何可以利用上的“武器”。

     門外的沉重腳步聲依舊漸行漸近,我摸了摸自己的背包,里頭也什么有用的東西都沒有,原本還能充當武器的那把六四式也被搜走了。

     六四式……

     我忽然想到,剛才似乎有幾個警察下來過,他們手上必然有槍,如果按照林菀的法,這個怪物的弱點是后脊梁骨的話,那或許用手槍打他背后的效果會好一些,可是我要怎么繞到他背后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在狹的停尸房里,絕對要比在走廊上更被動,想到這里,我索性一個箭步重新沖到了走廊上。

     這一回,我要和那個雨衣男正面交鋒了。

     沖出去的剎那,怪物離我不足十米,我能清晰的聞到他身上的腥臭氣息。

     而看見我的片刻,那怪物也怔了一下,這家伙不是一般的喪尸,或者,這種東西根本就不能歸類為喪尸,他們也是人類,變異的人類,因此他也有思想,對目標的反應絕不是單純的條件反射。

     我看見,那張沒有臉皮的臉龐之上,鮮紅肌肉之間發出一聲低低的呼喝,聲音嘶啞沉悶。

     隨機,那柄血肉交織的“利劍”再次被舉起,他的整個身子也似乎被注入了某種能量,一個箭步朝我沖過來。

     這個怪物的動作的確很遲鈍,之前遭遇的時候,由于太過害怕,我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現在,我反倒不是特別畏懼了。

     這個箭步,我感覺即便是比之平常人也要慢一下,只是他的面容和洶洶而來的氣勢令人畏懼,那幾個警察,必然也是在氣勢上被壓倒之后,才會擺在那柄白森森的“長劍”之下的。而此刻,那一間已經撕裂霖下室里的陰風,朝我劈面而來。

     我身子一側,從那個怪物的旁邊迅速閃了過去,那怪物立刻轉身,利劍橫掃而至,我趕緊彎腰躲閃,老實話,我的力量和敏捷程度雖然這個時候莫名其妙的增強不少,但畢竟沒有實戰經驗,這彎腰一個躲閃,躲過了致命一擊,卻也讓我整個人滑倒在地。

     一瞬間,我只覺得一柄利刃自上而下,狠狠朝我劈來,我趕緊翻身打滾,也不顧這地下室的臟污陰冷,一下子滾出好幾米。

     雖然動作狼狽,但好歹讓我和那個該死的怪物拉開了一段距離,隨即,我返身狂奔,那家伙動作遲緩,一時半會兒并沒有追上來。

     我回到電梯口,這個地方已經一片血腥,幾個醫生盡數被殺死在了這里,其中一人被那柄利劍直接由口中由下而上刺入,在腦袋上開了一個大口子,腦漿與血水流了一地,慘不忍睹。

     我強忍著陣陣惡心,開始在幾具警察的尸體中間翻找槍支,一共四把槍,都是普通警用配槍,我隨便拿起一把,這個時候我開保險上膛的動作熟練了許多,于是將背包背在身后,對準從走廊口跑出來的那個家伙就是一槍。

     這一槍雖然傷害效果不大,但卻立刻減緩了對方的行動。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数据 吉林微乐麻将官网 贵州11选5一定牛遗漏 最新街机捕鱼现金版 海南飞鱼体彩手机版 琼崖海南麻将最老版本 贵州11选5分布走势图 英超直播赛程 河北福彩二十选五开奖 心悦吉林麻将下载安装 安徽快3开奖一定牛遗漏 nba在线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打麻将天天输怎么转 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股票论坛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