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9章 戰爭號角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捂著口鼻和墨歌一起踏過那一堆血肉。

     那一切避無可避,我們必須踩過去,腳踩在粘稠的尸山血海之間,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響聲。

     我有些受不了,可就在這時,忽然,一聲破碎炸響,陡然間從我頭頂傳來。

     我下意識的退了一步,仰頭看去,只見一個黑影,從路旁的高樓上直跌而下。

     “砰!”

     一聲悶響。

     鮮血四濺。

     落地的剎那,我才發現,那并不是一個身影,而是兩個。

     一個披頭散發,渾身鮮血的變異者,還有一個已經被摔得血肉模糊,辨不清面貌的人類。

     那人類穿著綠色的軍服,大概是個武警,又或者……

     軍隊已經介入了……

     “你確定還要往前走么?”我正呆立原地,看著那具落下的尸體,沉思著,墨歌的聲音忽然將我拉回了現實。

     我扭過臉來,問:“怎么了?前面?”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前面的戰還沒打完。”墨歌。

     我瞪著眼,心里很是矛盾。

     我是為了活下去才走到這一步的,我現在要做的應該是規避所有風險才對,我應該選擇逃走的。

     “我提醒你一句,我還要繼續往前走,如果你不肯走了,可以自己回去。”墨歌,“你放心,身后應該沒有敵人,你可以安全的走過這幾個街區,或者找一間房子躲起來。”

     “你是,這個地方應該就是打得最慘烈的一塊了?”我。

     “我目測是的。”墨歌。

     我轉身準備離開,飛速前進了幾步,墨歌的聲音卻再次響起,:“我在提醒你一句,有的事情,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我轉過身來。

     我知道她的意思。

     而我卻看見,她手里的那把手槍又對準了我。

     我:“你不是讓我走么?怎么?我要走了你又要動手?”

     墨歌笑了笑,忽然一反手,卻將槍把向著我,:“我是在給你自救的機會。”

     “你要拉我下水啊。”我依然很是抵觸,有的事情,或許道理大家都懂,但是即便如此,人也有自己過不去的坎。我是莫名其妙的得了一些亂七八糟的能力,但這些能力,讓我的身體受到莫大的折磨。而且我根本沒有為了市民去和感染者斗的心思,我只想活著,活下去,哪怕逃避一牽

     “我是拉你下水,還是在給你指路,你自己考慮。”墨歌,“我沒時間和你磨蹭。”

     我依然猶豫著,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慢慢往回走——最終我還是選擇了留下來,我已經幾乎忘簾時心里在想些什么,總之,我鬼使神差的走了回去,接過了墨歌手中的槍。

     “你會用槍吧?”墨歌問。

     我:“用過六四式警用手槍。”

     “那就可以了。”墨歌,“子彈有限,省著用。”最后又扔給我一個彈跡

     手槍和子彈拿在手里的剎那,我忽然心里又有些猶疑了,我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

     但這個時候,感染者卻沒有給我猶疑的機會,我剛剛裝好彈夾,正前方的一片灰霾之中,猛然間沖出一個黑影來。

     那是一個披頭散發的男人,手里抓著一只人手,滴血的人手,扯下一段撕裂的皮肉。

     他看著我們,發絲之后,雙眼皆是貪婪的神色,看不到意思人性。

     他肆無忌憚的將那只人手拿起來,狠狠的咬住手臂,用力一扯,撕下一塊人肉來,在口中用勁咀嚼。

     “這個東西……”

     “哼……這種東西,是感染者里的爬蟲,最低賤的玩意兒。”墨歌冷冷。

     “呀!”對面的那個家伙,居然發出一聲狂吼,鮮血與肉末隨著他的狂吼從口中噴散出來,令人作嘔。

     他聽懂了我們的話,但卻無法言語。

     “結果他就是對他的恩賜,其實他這幅樣子痛苦的很。”墨歌眉目深鎖。

     我端起槍,默默看著對面的家伙。

     那東西把手里的斷肢向旁邊一扔,又是一聲狂吼,一個箭步沖上來。

     實話,在他沖過來的剎那我就發現,這個家伙的動作比之前遇到的任何一種,甚至是比張佳婷,都要慢很多,只是比普通人稍顯敏捷。

     我身子稍稍側了一些。

     “嘭”

     對準那家伙就是一槍。

     這一槍正打在那家伙的胸口。

     我沒想到墨歌改造的手槍威力如此巨大,那家伙被這一槍震的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我立刻再次上膛,沒有給那個家伙站起來的機會,追上去,準備開第二槍。

     誰知道,墨歌卻伸手攔住我,:“不是了子彈有限么?”完,搶在我前頭,箭步上去,抽出一柄匕首,朝那個家伙脖子上刺過去,一股鮮血噴濺而出。

     我呆然望著墨歌,不過幾秒,她已經再次站起來,伸手抹了抹臉上的鮮血,表情依舊平靜,:“你沒打過仗,從來都不知道,戰爭的殘酷,子彈的重要。”

     而這個時候,地上的家伙已經不動了,脖子上的血窟窿不停往外冒著鮮血,和普通人類無異,如果光是看見這具尸體,我絕不會認為他是一名感染者。

     “他們,是什么種類?”我不由得問。

     “自噬者,實驗的失敗品,無法抵抗細胞改造的結果。”墨歌撇了撇嘴。

     我:“救不了他們,只有殺?這種病毒感染了就沒有回還的可能么?”

     “他們的感染都是自愿接受的,就算我們有辦法拯救他們,恐怕他們也不想被拯救。”墨歌冷笑一聲,,“所以,還是殺了他們的好,否則,他們會更痛苦。”

     我沒有繼續下去,我不想問了,我沒有經歷過戰爭,也不懂戰爭,更不懂這些戰士們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跟著墨歌繼續往前走,道路的兩旁,尸體越來越多,惡臭血腥的氣味終于把硝火味也掩蓋殆盡。

     整個道路,仿佛都變得粘稠不堪。

     “看來,這只是一波先頭部隊。”看著四周的尸體,墨歌。

     “先頭部隊?”我倒抽一口涼氣,“意味著還有大部隊沒過來?”

     “嗯,也許是在試探Z市的防御系統,同時試探政府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和應急能力,Z市是海港城,不可能大規模的轟炸,更不可能像電影里那樣直接用什么飛機導彈毀滅掉整個城市,那樣只會給國家的經濟帶來巨大的災難,更何況,這個地方是中國的貿易樞紐之一,這里如果被毀了,哼……”墨歌的話讓我害怕,“教會正是算準了這一點,才敢那么囂張,而政府也只能源源不斷的派兵進來和他們硬碰硬……最終苦的還是這里的居民。”

     我不語。

     墨歌抽出霰彈槍,干凈利落的上膛,將槍提在手中,又:“所以,咱們就只有自求多福了,教會的那股力量,已經積淀了幾十年,不可能那么輕易被消滅……”

     墨歌的動作讓我明白,危險又一次臨近了,這個時候,前方的灰蒙蒙的霧氣之中,隱隱約約有不少人影攢動,我緊張的握住了手槍,瞪眼望著那濃霧重重,仿佛沒有盡頭的街道。

     很快,那些人影變得明晰起來。

     那是一隊士兵,足有二十來人,他們正排成一字,有條不紊的向后撤退,時不時,我能聽見幾聲槍響,是他們回身還擊的聲音。

     “哼,不錯……殘兵敗將撤退起來還能保持隊形。”墨歌淡淡地。

     而我已經淡定不起來,我緊張異常,士兵是這個國家的安全命脈,無論是災難還是戰爭,像我這樣的民眾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軍人,可現在,我看見的卻是幾十個渾身鮮血,似乎已經吃了敗仗的軍人,這不能不讓我心驚膽戰。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十二生肖论坛资料准 网赚之家论坛 股票短线投资技巧 友博国际app棋牌下载 股票行情走势分析 吉祥棋牌手机版有挂 …?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网上赚钱平台 极速赛车正规吗 36选7多少钱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体彩 王中王四肖期期准 今晚好彩一的开奖号码 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