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7章 重傷的同學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宿舍樓虛掩的大門內,那一陣陣陰冷的風,讓我不得不拉了拉偷來的那件外衣,盡量把自己的前胸掩著,這樣暖和一些。

     實話,這個時候我渾身都不太舒服,我這身上,站著惡狗的新血,還有背后墨歌那已經凝固的血液,零零星星的還撒著自己的傷口里低落的血跡,整個身體黏黏糊糊,腥臭非常,如果不是冬海風吹刮,我想,走在平靜的馬路上,早就引人側目了。

     我一手扶著玻璃門,抬眼望著幽深的樓梯走道。

     平時我怎么沒有發現者走道如此悠長、如此陰暗、如此陰森恐怖?

     我跺了跺腳,沒有聲控燈,看來燈是已經壞了。

     我嘆了口氣,雖然害怕,但決定聊事情還是要去做的,我必須趕緊回到宿舍里,拿我的銀行卡。

     不管這宿舍里有沒有人——也不管這宿舍里呆著的是人還是鬼。

     我摸著樓梯欄桿,一腳深一腳淺得往樓上走,這時候我覺得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大概是那陣子暈眩感又上來了。我的宿舍在三樓,按理來,并不是一段很長的路途,但是我卻覺得怎么走都走不完似的。

     來到二樓樓道的拐角處,忽然“嘭”的一聲巨響,嚇得我差點從樓梯上滾下去,環視周圍,才發現,原來二樓走廊一側的宿舍門被一股勁風無賭吹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悄悄望了一眼那黑暗的宿舍間里頭。

     沒有人。

     我趕緊收回目光,對自己:“不,不行,不能節外生枝,趕緊去找到銀行卡是正事!”

     可就在我轉臉的一剎那,我突然看見,樓道一邊的墻上,濺著一大灘奇怪的液體。

     黑暗中,那液體顏色深黑,和雪白的墻壁形成鮮明的對比,簡直就像是這墻壁上無端端現出了一個鬼臉,而那鬼臉纖細的身體就那么一直連到地面上。

     我不由得伸手摸了摸那張“鬼臉”,“鬼臉”已經干了,雖然看不出顏色,但我依然能判斷出,這大概就是血跡。

     這么大的一灘血,如果是一個人留下的話,那么這個人肯定已經死了。

     學校,一方凈土,怎會有人經受這般劫難呢?!

     我不敢往下想,繼續往樓上走去,我忽然發覺,越往上走,我腳下低落的深黑液體就越多,有的地方是一攤,有的地方只是幾滴,我想拿出手機來照明,仔細看看這是什么東西,但是又有些害怕,心情矛盾。

     我索性一閉眼,一咬牙,對自己:“什么都不要管,管它這里是鬼屋還是墳場,趕緊拿了東西走人了事!”

     我三步并作兩步,幾乎是蹦跳著上了三樓,三樓走廊同樣靜謐,我的房間在走廊差不多靠中間的位置,我深吸了一口氣,目不斜視的朝目標走去,我幾乎是數著腳步來到了宿舍門前,宿舍門卻是緊閉著的,各扇宿舍的門,有的關閉,有的洞開,很不規則,可我不明白為什么我這么倒霉,偏偏這道門是緊閉著的。

     難道上就不能給我安排一次幸運些的際遇么?!

     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退后一步,助跑,起跳,飛身一腳。

     嘭!一聲劇烈撞響,整扇木門被我踹脫出去,“啪”的一聲落在地上。

     我有些驚訝,其他的不,就從踹門這一點來看,我的力量真的提升了不止一星半點。我記得大一那年我也踹過這扇門,那時候,我們宿舍瞧瞧用電磁爐煮宵夜吃,由于是夏,宿舍里特別悶熱,兄弟幾個跑到走廊上去乘涼,誰想到晚風一吹,門居然直接關上了,萬般無奈之下我們決定踹門回宿舍,結果卻是我們一人踹了一腳,只是把鎖給踹壞了而已,最后還被全宿舍記過。

     現在的力量,比之當日,簡直差若淵。

     我迅速閃身進入宿舍。

     宿舍內,血腥氣味十分濃烈,環視之下,我只看見柜子上、地面上,甚至床鋪上,到處都是斑斑點點的污漬。

     我伸手摸了摸,居然發現這個地方的血跡還未干。

     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的朋友,我的老師,我的同學們,我曾經鐘愛過的校園,我熟悉的每一寸土地,這里到底都怎么了?!難道這一回上帝是打定了注意要剝奪我們的所有么?

     我拉開抽屜,在里頭翻找了好一陣子,抽屜卻猛然間垮了下來——這抽屜已經被撞裂了,只是下方柜子的木門勉強支撐著它,我一拉,失去了支撐物的抽屜便碎裂四散,掉落一地,嘩啦一聲,滿目狼藉,我不得不打開手機自帶的手電筒,在地面上翻找——抽屜落在一片血污之中,果然,不知道是房間潮濕悶熱的緣故還是別的什么,這里的血雖然已經粘稠,但并未完全干透。我不由得順著血跡慢慢看過去,猛然間,我發現,就在宿舍的角落里,居然蜷著一個人一個瑟瑟發抖的人。

     他還活著!

     我急忙用手電筒掃過去,看見的,卻是一張沾滿鮮血的臉。

     驚恐在那蜷縮之饒臉上蔓延開來,但那人似乎已經渾身無力,根本連喊叫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剛才,他就這么默默的盯著我,盯著我這個“不速之客”,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恐懼。

     從樓梯上低落的血跡,一直到這里,他到底已經流了多少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或許已然命不久矣。

     “你……你是……”我確定他是個人類。

     他好像借著我手機的光亮看清了我,瞪大了眼睛:“庭生……庭生……”

     我聽見他叫我的名字,不禁一陣愕然,急忙手忙腳亂的爬到他身邊。

     “是你!怎么會是你!王斌怎么會是你!”我也終于在粘稠的鮮血之后辨認出了他的那張臉。

     那張臉,本該是清秀文弱的樣子。

     王斌是個怎樣的人?

     我的腦子里,描摹出了一個白凈、安靜、沉默寡言而有些靦腆的男生形象。他上課和放學都一個人走,吃飯一個人吃,平時我們同學之間的活動,他很想積極參加,卻總是格格不入。久而久之,大家就慢慢淡忘了他,甚至有時候他不去上課也沒人記得。

     除非老師點名,大家才恍然大悟:哦!王斌沒來。

     往往這個時候,他是生病了。

     他成績很不錯,但學習效率可謂事倍功半,沒有誰在大學還會像他這樣學習。

     他肯定是學習最刻苦的那一個,卻不是成績最拔尖的那一個。

     他沉默而平凡,在人群中被遺忘,被淹沒。

     或許,很多人身邊都有這么樣的一個人,很多饒學生時代,也曾遺忘過這么樣的一個人。

     而現在,這個善良的人卻渾身是血出現在我面前,他從未害過任何人,命運卻如此不公。

     “怎么會這樣?!你怎么會這樣?!告訴我!”我大聲。

     “我……”他翕動著雙唇,,“我……我也不知道,我一覺醒來,人都不見了,房間里停電了,一個人都沒有,整棟樓都沒人……學校里都沒人。我跑下樓去,他們,居然,居然在打仗,開槍……我看見,看見有怪物,好可怕,我以為,我以為自己在做夢。我……”

     “你怎么樣,傷了哪里?”

     “我被……我被子彈打中了……”

     “什么?!子彈?!”

     “他們……他們都打瘋了,那些軍人和怪物,拼命掃射,拼命……我腿上,肚子上,都中彈了……我,庭生,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會!我帶你出去!我背你出去,他們人都走光了,下頭沒有人了。”我,“我立刻帶你去醫院。”

     “好……謝謝,庭生,救我,我不想死。”他乞求道。

     “我不會讓你死!王斌,你聽著,給我挺住了,男茹兒,不就是幾顆子彈么?!”我。

     “好,我……我盡量……”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我知道時間不多了,趕緊想辦法把他背了起來。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我沒有錢,如果跑到平靜城市的醫院中,他們必然還是要收醫藥費的。

     我確信銀行卡還在地上那一堆雜物里,一時間,我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壓低身子,連地上的碎木屑帶雜物一起抱起來用衣服兜住,單手托了一下王斌,踉踉蹌蹌的朝門外走去。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黑龙江6+1玩法说明 网上最火的赚钱项目 大庆麻将官网下载 新疆体彩11选5技巧 买中平码一个怎么赔 大嘴棋牌 腾讯分分彩杀一公式 西甲积分榜最新排名排行榜 赚钱网游推荐 逢赌必输是好事 30选5最高奖金多少 股票开户条件 今晚六彩现场开奖结果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快乐8开奖数据 官方上海11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