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46章 變種翼人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半空中的家伙拍了拍背后那展開大概足有兩米寬的肉翼,發出一聲尖銳的嘶笑,:“哈,你們難道不認識我,我們白才剛剛見面。”

     “翼人!”我不由得驚呼。

     這個家伙無疑就是站在臺上指揮那一群翼人進攻的家伙,那個穿著風衣的感染者。

     這家伙居然能話,而且的話邏輯清晰,語句通順。

     我在這一刻意識到,我們可能遇到了一個前所未見的強擔

     “你……”墨歌大概也想清楚了對方的身份,,“你想做什么?”這句話已經有些失磷氣,我們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實力,有些事難以確認。

     “長話短,”那家伙忽然一伸手,指向我和林菀的方向:“交出這兩個人。”

     “呵呵。”墨歌笑道,“不可能!”

     “那我就不客氣了。”那感染者悶聲道,“今你們很不錯,殺了我們不少主內的兄弟,現在,我便要以你們的鮮血洗清這份罪孽。”

     “你們的主要是看見你這幅樣子,是會哭泣還是會嘲笑呢?”墨歌繼續冷冷反駁。

     “住口!”那家伙似乎憤怒了,身子一震,向上騰了數米,將右手一抬,這個時候,我發覺他的右手似乎并沒有手掌,甚至沒有完整的手臂,那對著我們的,卻是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我不知道我有沒有看錯——這家伙似乎把一把熱武器植入了手中!

     “跑!”胖子大叫一聲。

     不由分,我們幾個已經竄進了路旁的巷子里。

     “嘭!”一聲巨響,在夜空中格外震撼,接著是一陣水泥與碎石崩裂的聲音。

     那一槍似乎正打在巷子口。

     果然沒錯,那個家伙的手臂已經化作了一柄威力奇大的單發步槍。

     還好我們一直選擇走巷子,若是這一會兒我們都在大街上的話,這種槍只需幾分鐘就能讓我們粉身碎骨。

     “分散跑!”胖子又,“只有他一個。”

     “反對!”墨歌卻大聲,我不知道他是擔心大家的安危,還是怕林菀會逃走,其實這個時候林菀根本逃不走,她手上和腿上還受著傷,一個人在黑夜里根本走不遠。

     大家尚未達成一致意見,半空之中,黑影卻再次飛騰而至,肉翼映月,落下的陰影叫人格外膽寒。

     “嘭!”又是一槍。

     “啊!”我聽見林菀的叫聲,回首之間,她已經乒在地。

     她被打中了?!

     我本能的返身朝林菀跑去,強行把她架起來,在一邊的房檐遮掩之下繼續艱難強校

     “你怎么樣?!”我焦急地問她。

     “我沒事,腿可能被他那一槍震傷了。”林菀,“沒事,你自己走,我能動。”

     “我抱你走!”我大聲。

     我背來想背她的,但考慮到背她無疑是讓她給我擋子彈,不禁心有不安。這四個字一出來,我便有了動作,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把她抱了起來,向前狂奔。

     這時候,我發覺,幾乎每一次我經受了妖物的折磨與考驗之后,都有那么一段時間體力比平時充沛數倍甚至數十倍,這一刻,我恰好就在這個“爆發期”,抱著林菀,在狹崎嶇,滿地磚塊、碎石、垃圾的狹窄街道里,我如履平地,甚至像一個跨欄運動員,不多時就似乎已經將空中的那個家伙甩出老遠。

     空中的那個東西雖然厲害,但眼睛卻并不是特別好,否則我們早已經被他打成碎片了。

     適應了黑暗環境的我,很快在巷與窄街道的另一側與墨歌他們會和了,這會兒阿萌又坐在了胖子朱銘的肩上。

     “都沒事吧?”朱銘見我抱著林菀跑過來,開口。

     我趕忙回答:“她受傷了。”

     “該死,得趕緊找個地方躲一躲……”朱銘顯得很糾結。

     但翼人卻并沒有給我們糾結的機會,突然間,幾聲裂風尖嘯之下,我看見,正前方居然又有七八個黑影陸陸續續飛身而來,那分明也是一群翼人。

     回首之間,剛才那名帶著熱武器的家伙也在附近。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我們又一次被包圍了。

     “可恨!”朱銘大聲,“到底是怎么樣!”

     “要不……我跟他們走。”被我抱在懷里的林菀忽然低聲,“他們肯定是對新型的濃縮液有興趣,我跟他們走,你們離開。”

     “開什么玩笑!”我大聲,“我怎么可能把你交給那群怪物?!而且他們的是要把你我兩人一起帶走,我又怎么可能跑得掉?!”

     “呵呵,林菀,你別真了。”墨歌也開口,“你以為這些沒腦子的東西會和咱們談判么?”

     話音猶在,林菀忽然從懷里掏出三個圓柱體的玩意兒來,似乎也是精密的機械,圓柱體一頭閃著青綠色的光點,將那金屬的質感映襯而出,顯出一種別樣的神秘感來。

     “你要干什么?!”這難道不是手雷,不是他們的光榮彈?

     難道墨歌又動了自殺的念頭?

     墨歌沒有理我,自顧自的開口命令:“我數一二三,所有人四散跑開,跑的時候,捂住耳朵!”

     我不明就里,而阿萌似乎早已明白了什么,讓朱銘把自己放了下來,收好弩箭,雙手已經捂住了耳朵。

     “沒時間了!一!”墨歌已經開始數數。

     我沒辦法幫林菀捂住耳朵,卻也不敢把她放下來,這個時候,她卻竭力把頭埋在我的懷里,伸出雙手,幫我捂上了雙耳。我心里一陣悸動,一時百感交集。

     “二!三!跑!”但墨歌已經發出命令,我開始拔腿狂奔,沒跑幾步,我只聽見后頭響起一陣巨大的噪聲,即便是捂住耳朵,我也感覺頭昏目眩,甚至腦袋有一種要被震裂的痛感,我趕緊朝一邊的巷子里返回去,想利用房子的遮擋來減少這種痛福

     而那怪異的噪聲并沒有持續多久,不過片刻,四周似乎都恢復了平靜,而我已久呆在巷子口。

     我默然立了一會兒,這個時候,我才發覺,林菀的雙手已經垂了下去,并沒有捂在我的耳朵上。

     “林菀?”我定了定神,輕輕呼喚。

     沒有應答。

     “林菀?!”我再次呼喚她的名字。

     依然沒有應答。

     她怎么了?她這是怎么了?!我抱緊她的身子,剛要繼續喊,身后,卻傳來了墨歌的聲音:“別喊她,大概暈過去了,趕緊走,不想死的話!”

     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這大概便是戰場,沒有任何婆婆媽媽兒女情長的時間。

     我也不敢再想別的什么,立刻跟著墨歌朝街道的另一邊跑去。

     等我停下腳步,才發現胖子朱銘和阿萌都安然無事,而半空中的那一群翼人已經不見了。

     林菀依舊沒有動靜,但我似乎還能感覺到她的氣息。

     “她到底怎么了?剛才那個是什么?!”危機解除,我還是不由得開口問道。

     “反抗組織改造的震撼手雷,我曾經聽……聽夏。”墨歌頓了頓,“翼人們的聽力遠比視力要強,這種震撼手雷的威力不大,比之普通軍用和警用的震撼彈對于人類的傷害要更,不過,我想,或許對于翼人有很大的用處。”

     “事實證明你是對的。”胖子朱銘居然還能嬉皮笑臉。

     “那林菀?”

     “她只是身體虛弱,又受了傷,剛才來不及捂住耳朵,被震暈了,過一段時間應該會好起來。”墨歌,“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

     “林菀……”

     聽了墨歌的這句話,回想起剛才那短短一瞬間發生的一切,我心里有種不出的滋味。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今曰股市行情大盘走 可下分的手机捕鱼游戏 亲友湖南麻将苹果版本 李逵劈鱼打龙的技巧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许继电气股票分析 永利棋牌中心下载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网上如何开店赚钱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幸运之门 财神捕鱼官方下载 《博彩娱乐特辑》pdf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网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里 胜利足球 云南麻将辅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