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47章 林菀的秘密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趁著夜色,趁著這好不容易得來的一片寂靜,我們繼續往前走去,這回墨歌在最前面帶路,她已經不讓我們開手電筒了,因為翼人視力普遍不佳,甚至有些夜盲,但一旦有了光,卻又會變得非常敏銳,因此,這會兒開電筒就好比是在找死。

     夜間的摸索遠比白要艱難得多,這一路的行進,我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走過幾個街區,赫然,一幢大樓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喲,他媽的,到家了啊……”胖子朱銘忽然開口。

     “什么?”墨歌有些訝異的望著他。

     胖子朱銘雙手一攤,:“誰讓咱運氣好呢,這七拐八拐的都能找到這里,這是我執行任務時的臨時居所,暫時應該是安全的,我們上去避一避。”

     “你,這大樓,是你執行任務時的臨時居所?”墨歌瞇著眼,問,“你給組織上報的那些經費都用來住宿了吧?”

     “不是不是。”胖子朱銘趕緊擺手,,“哪兒能是這個大樓啊,這大樓是宏大廈,一樓是商場,上面是七七八澳外貿、證券公司,我怎么可能住在這里,我的是旁邊的公寓樓!”著,胖子已經跨步朝馬路對面走去。

     沒多久,我們便來到了胖子的居所。

     房間里已經沒有電了,還帶著一股陳腐的氣息——不過我很慶幸不是血腥味或者尸體的腐臭氣味。

     胖子朱銘一進門就開始到處翻找東西,不一會兒,就在桌子上、床頭柜上和沙發茶幾上連續點上了七八只蠟燭,接著又反手拉上了不透光的百葉窗,這才輸了口氣,:“呼,還好,還好我早有準備,這地方監視起來方便,但有時候不敢開燈,我要做事只好點著蠟燭拉著百葉窗。”

     “你確定這樣安全么?”墨歌。

     朱銘攤開手,:“不安全也沒辦法吧?總要有點光亮,咱們也不能一晚上抓瞎呀。”

     墨歌沒有再什么。

     我把林菀安置在一邊還算柔軟暖和,但有些陳舊的沙發上。

     我檢視她腿上的震傷之時,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

     我發覺,她的傷口并不是很大,但是卻流了很多血,我們進來的這一路的地面上都已經滴上了鮮血,沙發的一端也迅速被她腿上流出來的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這……這是怎么回事?”我錯愕地站起身來,,“你們……胖子,你這里有沒有繃帶,給她止血包扎一下啊!”這個時候我居然有些不知所措,我本以為自己不會再那么關心林菀了,但這個時候,卻偏偏心神不寧,甚至有些害怕,害怕她會就這樣離開。

     “別擔心。”墨歌雙手抱在胸前,朱銘沒回答我,她反而先開口了,“出這點兒血,對一般人來有問題,對咱們來都沒有問題。”完,她又從懷里拿出一個瓶子,我是真不知道她這件夾克里頭到底裝了多少東西,雖然每一樣東西看起來都精密細。

     那瓶子里的東西,在燭光的映照下呈淡黃色,略顯透明,粘稠搖晃。

     墨歌把拿東西倒在手中,輕輕抹在了林菀的傷口附近,接著冷笑一聲,:“哼……看在你救我的份上……”她抬眼望著我,“這算是我還你的人情。”

     我怔了一下。

     “這是什么。”半晌,我緩過神來,問。

     “凝血劑。”墨歌,“我們反抗組織戰士自我救治的最好辦法不是用繃帶或紗布,而是用這種特制的凝血劑。”

     我點零頭,但這個時候,我卻忽然發覺有些不對勁,不由得望向依舊昏厥沉睡的林菀。

     頓時,我心里再次疑竇叢生。

     “林菀,她……她也是反抗組織的戰士?”

     “不是……”

     “她是研究員,對吧?”

     “是的。”

     “那研究員會注射濃縮液么?”我又問。

     墨歌把手一攤,:“濃縮液的注射,除非在緊急關頭,否則組織上都是的原則,都是自愿注射的,有一部分研究員注射了濃縮液,以求取更強大的力量來防身;有一部分戰士則又覺得自己身體素質不錯,因此不注射濃縮液,以免帶來副作用——不過,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作為研究員中最謹慎的一批人之一,林菀并沒有注射濃縮液,也沒有任何注射藥劑的記錄。”

     “換句話……她,本不該出那么多血的,對吧?”我。

     “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了。”墨歌冷哼一聲,接著,嘴角一勾,臉上露出一絲略顯嘲諷的微笑,低聲,“其實有些事我早就該猜到的,林菀做的每一件事,都絕對有自己的目的,她一向來謹慎,不做任何無用功,步步為營……”

     墨歌又看著我,:“怎么樣,想必你一直很信任她,不過,如果你發覺她一直在騙你……”

     我只覺得心似一團亂麻,不由得怒火中燒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盡力讓自己的語氣平靜一些,打斷墨歌的話語,:“不好意思,我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你。所以,即便是你們……或者林菀利用我,我也不會覺得難過,只是覺得憤怒而已。現在大家畢竟同在一條船上,不是么?”

     “哼哼……”墨歌沒再多什么,轉身坐在一邊的椅子上。

     一貫以來喜歡做和事老的胖子朱銘又開口了,:“哎,有什么話,等林菀醒了一問就知道了,就算她不,帶回組織去一問也就知道了,組織叫人開口的辦法還少么?”

     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就算百般疑惑,可我……居然仍舊有些害怕他們對林菀不利,害怕他們刑訊逼供,折磨林菀。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為什么會這樣矛盾?

     “來來,都別激動了,還有吃的就拿出來吃點兒吧,吃完了現好好休息一下,胖子給你們站崗,后半夜你們來換我,你們看怎么樣,亮以后咱們就繼續趕路。”朱銘。

     “如果這里還算安全,最好等林菀醒來,把事情問清楚,再考慮是我們五個繼續趕路,還是四個人。”墨歌的聲音很是冰冷。

     或許,這一切都是她作為一個軍饒素養。

     但這一切都讓我越發的覺得她冷酷無情。

     我不由得一咬牙,:“林菀不會害我們,她沒有這個能力。”

     “誰會知道?”墨歌淡淡地,“你只能保證自己的行為,但你保證不了別饒行為。”

     “墨歌,別忘了,你自己也在利用我,但現在,我相信你,相信你們,跟你們一起去找那個什么基地。”我有些激動,,“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們本來就不該分什么你我,如果我是林菀,就算我想害人,也絕對不會傻到選擇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都被害死了她自己也活不成!”

     我越越激動,最后被朱銘拉著坐到一邊,這才算停下來。

     而墨歌依然鎮定自若,根本不話。

     待我完之后,惡狠狠的盯著她之時,她才慢慢開口,:“你完沒有?”

     我覺得她每一句話,每個動作都在對我表示不屑,不由得把頭偏向一邊。

     但這時候,一樣東西卻朝我拋過來。

     我本能的伸手接住那包東西,定睛一看,卻是一盒牛奶和一大塊面包。

     “你什么意思?”我問。

     這個時候事物很緊缺,她卻給了我那么多東西。

     “我的意思是,堵上你的嘴,你今已經夠累的了,作為一個普通市民,你今想的、做的已經都多了。”她站起身來,用命令的口吻,“早點吃完休息睡覺吧,別那么多廢話。”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福建11选五怎么中奖 36选7复式计算器 上赛季德甲积分榜 哈灵麻将官网 手机网赚 申城棋牌真人斗地 江西11选5玩法规则 互联网金融英文 北京快乐8上下盘怎么玩 三分彩是正规的嘛 多乐彩前三组走势图 彩票倍投 星力捕鱼游戏平台 上海麻将规则图解 幸运赛车app注册平台 全民欢乐捕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