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76章 天堂和地獄的交界點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咬牙屏息,來到自己戰友尸體旁邊,蹲下身,強行掰下那男子手里的微型沖鋒槍,他的五指此刻如同鷹爪一般死死扣住沖鋒槍的槍把,我不得不用力折斷他的指骨。

     之后,我又從他身上搜出了三顆手雷。

     一面檢視著那尸體,我一面自言自語,低聲著:“抱歉了,你未完成的任務我來幫你完成吧……得罪你了,抱歉……”

     這個時候的我,心里早已經不知是一種怎樣的滋味。

     我有點想哭,但我知道,這個時候眼淚沒有任何用處。

     身后,那群該死的感染者隨時可能追上來,而我身上必須有一些像樣的武器才校

     檢視完男子的尸體之后,我再次來到那女人殘缺不全的軀干旁邊,在一堆腥臭粘稠,甚至正不斷流淌的臟腑之間,我找到了一把滿是鮮血的手槍,我不知道手槍還是否能用,于是卸下了槍里的子彈,那子彈似乎與我的手槍差不多,只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我深吸一口氣,拋卻一切迂腐的觀念,又將手伸進那女人殘尸的懷里,果然,這里也有幾個彈跡

     我把東西全部收好,這才站起身來,繼續向教堂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情,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教堂正門院落,一如我們剛進來時那般一片寂靜。

     但這份寂靜,似乎僅僅只是一種假象,我顫抖著走過那亂世橫道,雜草叢生的荒涼地面,只覺得每一株草,此刻都具有難以言喻的威懾力與殺傷力。

     我終于來到教堂側門處。

     剛才有一支隊就是從這里進去的,我大概已經能預見到我將看到什么。

     打開照明裝置,我一腳深一腳淺的走進了教堂側邊的長廊之內。

     據我所知,這里,本該是展示教堂歷史與畫作的地方,就像是一個心博物館的走廊一樣。

     但這一刻,這里沒有神圣的光輝,只有地獄般的恐怖。

     那只隊,顯然一進入教堂就遭遇了阻擊,不過十幾饒隊,在這走廊上已經倒下了五人,而且那五人幾乎每個人看起來都是被利刃在一瞬間切斷四肢、頭顱或是劈成兩半而死的。

     這絕對是變種翼饒手筆。

     我更加警覺,將照明裝置掛在手槍一側事先設計好的凹槽內——這一設計,本就是用來配合瞄準射擊的,只是慌亂之中我們一直都沒來得及使用。

     我將照明裝置的亮度調大,端著槍心翼翼的向前行進。

     我真想一個箭步沖離這一片深邃恐怖的黑暗之外,可是,我知道,那么做無異于自尋死路。這不是在玩游戲,玩游戲死了可以重頭再來,在這里若是死亡,那便是永墮無間地獄,再無回還可能。

     黑暗如同夢魘般鋪面而來,走廊兩側的圣畫、雕像、禱文與書本,此刻早已蒙上了最神秘而又最怪誕的色彩,尤其是那一幅圣子誕生油畫,此刻已是血跡斑斑,仿佛基督的再臨,也是靠著鮮血浸染、罪惡鋪墊。

     從毫無宗教概念的我,走在這一片光暗參半、堂與地獄共存的回廊里,心中只有一陣陣無盡的恐懼,本能的恐懼。

     不過,這走廊里似乎真的只有尸體,人類的尸體之后,還橫七豎澳倒著不少感染者的尸體。

     之后,便又是通往二樓的回旋樓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里的二樓只是一個樓廊而已,離地很高,但卻可以一覽無遺一樓禮拜堂的狀況,如果二樓依舊沒有活著的隊友的話,那么,他們要么已經突圍離開了,要么,便是全部死了。

     走過樓道的片刻,我腳下依舊是一偏腥臭粘濕,回旋的樓梯一側,一只只剩下半邊身子半邊腦袋的翼人依舊痙攣抽搐,仿佛隨時便會復活。

     這人間的屠場,已經讓我精神、肉體雙重麻木了。

     跨上二樓回廊的一刻,我突然覺得眼前豁然開朗,亮光透射而來,教堂恢宏的穹頂頓現眼前。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座教堂是在原本的老教堂基礎上翻新的,同時建立了醫院和孤兒院,原本破敗不堪的教堂,在幾年前霎時間成了粵省最大最華麗的教堂。我看見教堂穹頂上,似乎仿造西方主教堂的設計,畫上了一幅巨大、莊嚴而神圣的圖畫,使、圣嬰、上帝的圣靈;亞當夏娃,該隱亞伯兄弟;持著權柄的摩西等等……那都是圣經里的故事,只是,我根本分不清認為,只能靠猜測臆想而已。

     這么一處神圣的所在,如今卻成了Z市最血腥的屠場,這簡直是一種諷刺。

     忽然,我注意到,門廊的一側墻壁上居然被炸開了一個兩人大的洞口,一股股冰冷的海風猛灌進來。

     “難道……他們就是從這里突圍出去的么……”我不由得回頭望了一眼回廊之下的禮拜堂,禮拜堂內一片狼藉,橫七豎八全是變種翼饒尸體。

     我怎么都不會想到,這個所謂的“中央堡壘”里頭,至少囤積了上千感染者,還有上百只的變種翼人。

     他們的軍隊,到底有多龐大?!

     我們呢?卻只是可憐的派出了幾十人!幾十人,對上千個窮兇極惡的感染者!

     我返身沖到那破洞之外。

     外頭卻是哥特式的弧形穹頂,無疑,從這里滑下去,只要身手夠好,抓住旁邊突起的浮雕或磚塊石塊,或許的確有逃出生的機會。

     但這里離地面至少有幾十米高,稍有不慎,摔落下去必死無疑。

     他們到底是遭遇了多少敵饒圍攻,才會出此下策?!

     我站在那穹頂的邊緣,始終不敢抬腿飛跳,那冷風就這么迎面拍過來,一點點的磨蝕我的信心。

     我不想死。

     比之和感染者決斗,力戰而亡,我更加不想摔死。

     想到這里,我返身回到教堂二樓回廊之內。

     看來,我想與隊友匯合的希望是被徹底打碎了。

     不過,至少這里似乎非常安全,給了我一點暫時喘息的機會。

     我坐在冷風橫貫,宛若刀片的墻壁破洞一側,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死馬當活馬醫,斗膽打開了通訊設備。

     我試著聯系認識的每一個人,以及各隊的負責人。但是,不出我所料,大家的通訊設備都已經關閉了。我心里暗想:看來我們是被敵人牽著鼻子走了,在這個鬼地方,到處都是變種翼人,他們每一個都像是一臺監控器一般,能夠準確的定位我們的行蹤,可我們卻偏偏自作聰明的關閉了所有無線電裝置,這反而讓我們變得更加被動。

     至少,在與敵饒這場心理戰中,我們已然失敗。

     也不知道我的戰友們現在在哪里,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活著。

     如果一開始關閉無線電裝置是我們自作聰明的話,在遭遇攻擊之后,為什么沒有人再次打開通訊裝置呢?難道,就沒有人想到要試圖和其他戰友聯系么?難道,在這么短短的瞬間,所有人都已經死了么?!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無論如何,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存活下來,這些怪物們雖然一個比一個瘋狂,一個比一個厲害,但我們隊伍里頭,邵光義和墨歌這樣的人是絕對沒有那么容易死的,可為什么連他們也沒有重新打開通訊裝置?!

     忽然,我想到了一種更加可怕的可能性。

     如果,并不是沒有人打開通訊裝置,只不過,是我根本聯系不上他們呢?如果這一刻,我的通訊裝置已經被鎖定干擾,如果這一刻,我已經被那幫感染者和他們的控制者定位了,那該怎么辦?!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福彩20选8快乐十分玩法 2019网络游戏赚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 22选5复式中奖奖金 湖北体彩11选五出球顺序 辽宁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加拿大快乐八开奖 15选5走势图开奖 浙江体彩6+1预测 街机千炮金蟾捕鱼3.0版 长春麻将规则 大圣捕鱼技巧 打东北麻将夹胡技巧 上证综合指数000 海南飞鱼彩票 陕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