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10章 難道這才是真相?!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那又怎么樣?這些我們不是早就知道么?”我道

     “那我問你。”林菀,“為什么魏國棟死了沒有人來找他的麻煩,你想過沒有?”

     “我?我沒有想過這種事。”我搖了搖頭。

     “其實在禮堂里他什么并不重要,魏國棟當必定要死。”林菀,“魏國棟是個十足的庸才,我似乎跟你過,把他調來Z市本來是為了讓他沒事可做的。那個時候,這邊的戰區司令官是一名和事老,叫徐開源,現在在生命堡壘供職,做的是內勤工作。”

     “什么?內勤?”我瞪大了眼睛,“一個做內勤的人,跑來這里當戰區司令官?”

     “對,你之前也聽過張楚打的第六哨塔之戰,張楚是一個極其鐵血的軍官,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這邊的感染一爆發,張楚就被空降到了這個地方。”

     “那……”我覺得,我只有靜靜聽下去的份兒了。

     “張楚在反抗組織摸爬滾打多年,你真的以為他跟你們這些新兵一樣做事沖動不計后果嗎?”林菀繼續,“我可以告訴你,張楚手里的那份所謂的聯名信,很可能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是偽造的,知道么?”

     “為什么?”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聯名信。”林菀,“腐面黑血蛭的事情,是我率先發現的,資料也僅我這里有那么一份,除此之外沒有別人知道,你應該記得,我在告訴你之前,就已經策動了嘩變,墨歌、邵光義他們,怎么可能在我之前知道有關腐面黑血蛭的事情?”

     我當時一腔熱血,在禮堂里真的被完全搞糊涂了。

     這個時候,我才覺得背后陣陣發冷。

     “那張楚,為什么會知道……”

     “這正是我害怕的地方!”林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張楚拿出那份偽造的所謂聯名信的用意,并不在于殺魏國棟,而在于震懾我,他實際上已經掌握了我的研究脈絡,我們身邊,肯定有生命堡壘安插的間諜,你懂我的意思么?!”

     “那張楚到底是為了什么。”

     “他只是借魏國棟演了一場戲而已。”林菀,“魏國棟多大年紀?二十四歲?還是二十六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自在基地里做指揮官以來,就沒有做過任何決策,他做的事情多半就是罵人、打人、處決無辜的人,但是卻沒人敢動他。張楚早就想殺了這個家伙,只是苦于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而已。”

     “張楚什么被調回生命堡壘述職,沒辦法和魏國棟取得聯系,通知絕對不要去阻擊敵人,實際上這里有也牽強的很,你不覺得么?!”林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魏國棟想去阻擊敵人是真,因為他想要去建功,但是大家都沒有機會阻止他卻是假的!肯定有人想要阻止,甚至墨歌、邵光義他們,這些一向來做事心的人,都很有可能試圖阻止過魏國棟,試圖聯系過張楚,只是張楚故意無動于衷,故意假裝中了魏國棟的圈套,回生命堡壘述職。故意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前來援救我們。故意演了一出看似熱血實則包藏陰謀的大戲給我們看!”

     “怎么可能?!”

     “如果你還不信,我可以告訴你!”林菀,“魏國棟在返程途中,曾經在離岸基地外的城市里駐扎了一。”

     “駐扎一?”

     “對,你不覺得奇怪么?連張楚自己都,這里往返湛海市區只需五六個時,就算狙擊戰打了大半,當晚上也可以返回。兵貴神速,我相信他們早就已經接到基地遭遇襲擊的訊息了,他們怎么可能到鄰二下午才回來?魏國棟就算再怎么怕死,他會不知道基地失守的罪過嗎?”林菀。

     這些疑點,我一樣都沒有發現:“那他們,為什么會在城區駐扎一。”

     林菀:“我不知道,但我猜測,他們是為了躲避張楚的軍隊!”

     “躲避?”

     “沒錯,”林菀,“當時整個基地一片混亂,人類和感染者的尸體幾乎覆蓋了整個離岸基地和附近島嶼,你可以想想,如果張楚這個時候槍口對外,直接把他們全部屠殺在基地外頭,會是什么結果!”

     “會……應該……完全沒有人會發現吧?”我回答。

     “對!”林菀,“當時離岸基地的人全部被困在基地內,沒有人出的去,我們看不到外面的情況,而張楚的人,則掌握了整個島嶼的控制權,魏國棟只要一登島,他們就可以全力打擊,讓他們和感染者死在一起,呵呵,你再想想,如果張楚真的只是帶了那么幾個兵而已,他怎么可能在那么短時間內就肅清了所有的感染者?難道就靠我們的那一槍荷電粒子炮?!真!”

     “這……”

     “魏國棟身邊不是沒有聰明人,肯定是有人發現了這一點。所以建議魏國棟暫時躲避。”林菀,“魏國棟這才在城市中駐扎了一,推遲登島,那個時候戰場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了,沒有理由再開槍攻擊自己人。魏國棟回來之后,自然是氣不過,但是又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張楚做過那些事,所以,當然只能亂發脾氣,想要借著一些本就站不住腳的理由來殺掉張楚的親信。只是他不知道,張楚早已經做好了干掉他的準備。”

     林菀停頓了一會兒,:“魏國棟回到基地之后一定非常生氣,因為他的親信不是被張楚借著懲治新兵的機會關了禁閉,就是已經戰死,而他這一去湛海市區,疲于奔命,長途奔襲,軍隊也累得要死,根本不如張楚駐軍的戰斗力,所以他只好想出了在禮堂開會的這個餿主意。”

     “是……是這樣么?”我越發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呵呵……”林菀搖了搖頭,,“可惜張楚想看到的就是魏國棟急不可耐的要和自己正面交鋒,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魏國棟死之前,關于魏國棟這次失敗行動的所有罪狀,以及他之前做錯的所有事,就已經整理成加密資料,發往了生命堡壘總部了,而張楚之所以要當著我們的面逼迫他,讓這個庸才陣腳大亂后突然開槍殺死他,就是為了震懾和施恩。”

     “年輕人一腔熱血,最是容易被煽動。”林菀又補了一句,“你在禮堂,你是不是覺得大快人心,你是不是覺得魏國棟死得好,是不是覺得張楚那一槍打的有氣節,打的漂亮?”

     我承認,當時的我,的確這么想。

     我也終于明白為什么在禮堂里林菀一直神情復雜,微微低頭了。

     “但你不知道的是,張楚借助這個機會打掉魏國棟之后,接下來,他就全權掌握了整個Z市的管理事務,而且,很有可能因為戰功而進一步升官,將中山地區的控制權也拿到手。”林菀冷笑,“他現在最缺的是什么,就是技術!一旦我向他的研究員分享了技術,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么?”

     “什么?”

     “那么,我就會立刻被劃為‘張楚一派’的成員,在反抗組織里樹立許許多多的敵人!”林菀道,“當初我父親林白河之所以會被那么快處決,你以為真的只是因為那次腐面黑血蛭的研究失誤么?呵呵,那是因為站錯了隊!”

     我感覺自己在顫抖。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林菀,畢竟這一切,也是她的一面之詞。

     可是,我覺得,我面對的一切,似乎太可怕了。

     如果與感染者的戰爭,就像是橫在我們面前的崇山峻嶺的話。

     那么,這反抗組織里的人心,便是無底洞,便是萬丈深淵。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申城棋牌官方手机版 纯股票交流群 15期倍投 今日股票市场 吉祥棋牌下载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官方推荐网址 三色鳄鱼捕鱼电玩城 明日股市*走势分析 腾讯欢乐捕鱼破解版 qq分分彩官方数据 广东推到胡麻将下载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德州明惠原油配资平台 特肖计算方法 中国多乐彩怎么下载 闲来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