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67章 紫衣小女孩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在我的大吼聲中,麻醉針已經刺入了那騰空孩的肉體。

     那孩身子一扭,直直的掉落下來。

     “退!”我扯著旁邊的奕,用力把所有人往后壓,他們還沒來得急臥倒,已經被我推到了后頭的墻邊,這一刻,我們離那落地的兒童至少有十米左右的距離,我看見,那兒童被麻醉槍擊中后,并未直接昏厥,而是渾身抽搐扭動起來,顯得極其詭異,扭動的同時,我發現,他的身體竟開始不斷膨脹,不過片刻,只聽見“嘭”的一聲炸響,一個活生生的孩童,就這么活生生的在我們面前被炸成了碎片。

     四周在爆炸聲中寂靜了下來。

     一片死寂。

     “炸了……炸了!”我身旁,奕喃喃道。

     “媽的……操他媽!”林前開始歇斯底里的喊叫起來,“畜生!那群畜生!”

     我扭頭看著李聞,李聞也盯著我,四目相對之下,我看見這個看似鐵石心腸的家伙眼里似乎有著一絲淚花,只是深巷幽寂陰暗,那一縷微光照射下,他的神情,他的憂傷并不明顯。這一刻,他想到了什么?

     “王鞍!誰他媽在這兒,出來!”林前舉槍朝著空中連射數槍。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吼道:“瘋了?!發泄有個限度!”

     “那群畜生!孩,五六歲的孩!”林前轉身抓住我的肩膀,嘶聲叫道,“那些孩懂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他們,啊?!”

     “你冷靜點。”我咬牙道,“大喊大叫如果能取勝,教會那些家伙,早已經被我們殺光了!”

     “你!”林前顯然是胸中怨氣郁積,卻找不到一個傾斜口,站在原地渾身發抖起來。

     “好了!”我沒有在意這些,戰場之上,我管不了那么許多,或許這對他們不公平,對他們殘忍,但我別無選擇,“都收斂一點,罵街對放空槍救不了這個世界!”完我向前幾步,“跟我走,記住我最開始的命令,見到任何幼童,第一時間采取麻醉措施,我不想看到任何不必要的傷亡!”

     我知道,感情上來,他們依舊難以接受我的每一句命令,但是我也相信他們能夠理性的服自己。

     我們剛出巷子,我便看見又有一個孩站在街對面,那孩,顯然比剛才那人“病情”更重,她走路的樣子都已經變了,變得一瘸一拐,而且雙目無神,遠看我便能看得出來,那孩絕對已經算是“尸變”了,這個時候,她正一步步向我們走過來,走的得異常緩慢,但卻不遺余力。

     “奕!”我故意命令身旁的奕,“麻醉她!”

     那女孩扎著羊角辮,穿著背帶裙,按理來,應該是個白凈乖巧,活潑可愛的孩子,但現在,殺了她,是唯一的選擇。

     “為什么是我!”他對我大吼。

     “動手!”我嘶聲,“我們都過不了這一關,那就都試試去挑戰自己,越過自己的這道坎!”

     “為什么!”

     他始終不肯開槍,我自己索性舉起了槍,“嗖”的一聲,麻醉彈穿風而上,那女孩發出一聲低吟,整個人仰倒下去,緊接著,肚皮猛然間鼓脹起來,不過數秒,“嘭”的一聲,變成一片血霧。

     這一回,沒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叫,也沒有人多一句話,大家仿佛都正在試著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繼續前行,其實,我已經不想再去探查其他巷子了,我害怕再看見這些會爆炸的孩,我害怕再親手殺死他們,但是,依然還是那句話,我們別無選擇。

     街道拐角,我們尚未站定,一聲嘶吼自不遠處傳來,一個身影,以我們所難以想象的速度直撲上來。待我看見他的時候,這矮的聲音離我們不過五六米遠,他的肚子已經膨大,四肢已經發脹,活像一個在水里泡了許久的男孩尸體。

     這自殺性的沖鋒我們始料未及。

     躲閃或開槍都已經來不及了,只要他碰到我們身體哪怕一塊地方,發生爆炸,都足以讓我們粉身碎骨。

     我急忙一側身,把街道上的一具尸體狠狠拉起來朝那孩推過去,成年饒尸體,畢竟比孩要重得多,那孩立刻被尸體壓退。

     “嘭”

     又是一聲悶響,孩與尸體一同碎裂。

     那尸體也是我的戰友,那尸體也是我的兵,我的部下,但現在我已經無法從碎肉里辨認出他到底是誰了。

     我聽見聲旁粗重的喘息聲,是奕還是林前,我卻已經辨認不出,這一仗,似乎比從前的任何一場戰斗都要殘酷。

     很快,零星的攻擊變成了集群“爆破”,我沒有想到的是,這里居然有那么多孩子,那么多已經成為人肉炸彈的孩子,他們有的還有意識,有的卻早已經只會發出聲聲嘶吼,不過短短的十幾分鐘,我們已經至少殺死了二十名以上的兒童。

     所有人都開了槍,所有人開槍的時候,手都在顫抖。

     包括我自己。

     最終,我們幾乎癱軟在馬路中間,哨卡邊方圓幾十米的道路,這一刻,已經被鮮血染成了一片通紅,迷蒙之間,我仿佛看不到那血的邊際——夕陽西下,血早已經和那夕陽連成了一片,入眼的,全是鮮紅;鼻子里聞見的,則全是腥氣。

     我仰著臉,看著空,即便是這樣,也依舊滿眼彤紅,找不到一絲藍色。

     就在我們陷入迷茫之際,我的通訊裝置忽然響了起來,我顫顫巍巍的將通訊裝置拿出來,接通。

     “喂……發生什么事了……”

     “這里有個孩子,女孩。”黃倩,“好像受傷了。”

     我猛地站起身來,本能地道:“麻醉!”

     “已經麻醉了。”黃倩在那頭道。

     “麻醉了?沒有發生爆炸?”

     “沒有,這也是我通知你的原因,如果下方危機已經清除,你們最好過來看看,這個女孩似乎是正常人。”何凡補充道。

     “你等著!”

     我心里忽然燃起了一絲期望,這一群孩子當中,難道還有正常人么?!

     若果真有,那絕對是上給我的賜福和莫大的安危。

     我甚至來不及和其他幾人話,三步并作兩步向樓道沖去,那些人顯然還不明就里,但也只能跟上前來,我行動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沖到了樓頂,我看見,黃倩懷里正抱著一個七八歲大的女孩,那孩子一頭烏黑的長發披散而下,穿著淡紫色的連衣裙,臉龐白凈,此刻面容安詳,似乎的確只是睡著了而已,這女孩五官十分清秀,皮膚仿佛吹彈可破。

     她長大之后一定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只是,我不確定這女孩能不能長大,當我看見這沉沉睡去的女孩時,欣慰之余,心中竟帶著一絲沉重。

     “怎么辦?這里好像只有她活著。”黃倩抬頭看著我。

     我思量片刻,:“帶回去。”

     “帶回去,軍營?”黃倩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是。”我點零頭。

     “可軍營似乎不準帶外人入內,更沒可以收養孩。”黃倩。

     “也沒不可以。”我冷冷道,“我命令,帶回去。”

     “好……好吧。”黃倩嘆了口氣。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決定,我明知這的確是在違規,很可能受到處罰,但是,我卻不想放棄這熔爐,這尸場之內的唯一生命,哪怕只是一絲希望,我也愿意相信這是上給的新生的機會,是上的恩賜,是上的預兆和提示——也許,在看見那面若宛若使般的沉睡女孩的片刻,刻我的確有些迷信了。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重庆麻将下载手机版 南京麻将安卓 双塔食品股票分析 豪利棋牌app下载安装 浙江11选五玩法二拖六 二分彩先 浙江6+1走势图2元网 万人捕鱼游戏 南宁麻将封胡怎么算 2020欧冠赛程表 大连娱网棋牌手机版下载中心 北京pk10规则 发行股票的条件 15选5几点开奖 打麻将天胡是什么兆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