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71章 極端痛苦,排異反應再起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們的車直奔營地,這一路上,我隨時都能感覺到車廂在不停的震動,我知道這絕對是那些翼人或是追擊而來的感染者的所作所為,但更令我感到一絲驚訝的是,我還依稀能聽見車外傳來陣陣槍聲,我判斷,似乎是政府軍隊在市區與郊區的公路沿線加強了了防御部署,這一點,倒是對我們有些好處。

     當周圍的一切漸漸平靜下倆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們應該已經駛入山區了,這一刻,我緊繃的神經終于放了下來,可誰知道,我的精神放松的片刻,我卻感覺,身體竟有一種異樣的不適。

     我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這種特殊的不適,我感到有些熟悉,也恰恰是這份熟悉讓我擔憂,我轉過臉,問黃倩他們,:“現在幾點了?”

     “晚上般半了。”林前,“長官你不是有通訊裝置么?”

     我沒有回答。

     這個時候,我的手臂已經開始麻木到難以拿起腰間的通訊裝置來。

     我咬牙,一步步的挪到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仰著臉。

     “楚庭生,沒事吧?”黃倩似乎率先看出了我情況不妙。

     我想起了下午我離開基地時和朱晴的對話,我記得,當時朱晴讓我吃藥,我情況依舊不太穩定,尤其是這段時間,似乎情況變得相當的不樂觀,但當時的我卻拒絕了,拒絕的很干脆。我沒想到這報應會這么快就來了,雙手的麻木,這一刻開始變成火辣辣的疼痛,那疼痛向周身每一處襲擊而去,讓我措手不及,或許是太久沒有感受過這種特殊的痛感了,我竟覺得,這次的痛感來得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強烈,都要難以忍受。

     “我……估計是排異反應,坐坐就行了。”

     “你手臂,又開始流血了。”黃倩。

     “哎呀……你傷口又撕裂了。”林前也湊上來,道,“這光上凝血劑恐怕一點用都沒有,你回去以后也得進手術室。”

     “不行,關于這個女孩的事情,我必須第一時間與墨歌清楚。”我道。

     “我們去就成了。”林菀,“怎么的你是不相信兄弟幾個?”

     “你,休息吧。”一旁的李聞也忽然開口,。

     我心中很是不快,也很是忐忑,但身體卻著實已經不給我任何反駁的機會了,我本想再次站起身來,卻頓覺身體像是跌進了云霧之中,根本無法腳踏實地,一步之下,又重新摔倒回了座位上。

     林前趕緊上來扶著我的肩膀,:“你心著點兒,別逞強了啊。”

     我咬了咬牙,被自己的部下這么照顧著,實際上,對于我來,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但是,似乎也沒有任何辦法。

     那種“久違”的暈眩感終于在這一刻襲擊上來,暈眩之后隨之而來的是惡心,仿佛有什么東西一直哽在喉頭,我開始大聲的咳嗽起來,不一會兒,竟開始咳出鮮血來。林前也有些緊張起來,道:“怎么這么嚴重……這就是所謂的‘最強濃縮液’。”

     “力量越大,代價越大。”我聽見黃倩的聲音,黃倩一向來對我注射‘最強濃縮液’的事情耿耿于懷,不知道她現在是怎么想的,我整個人已經彎下腰去,看著地面,數滴鮮血滴落,在車廂的金屬底板上延展鋪散而開。

     黃倩的聲音再次響起來:“不過,我真沒想到你經受了那么大的痛苦,若是我早就知道代價這么大,我也不會羨慕你了。”

     “咳咳……”我沒法回答,整個人乒在地上,我感覺我的手腳正不聽使喚的微微抽搐,簡直就像是癲癇一般,那種感覺難以言喻,四周話的聲音也越發的遙遠。

     “他這樣怎么辦?”

     “沒有辦法,當初在課堂上不是過了么,排異反應的時候,非專業人士千萬不能有任何動作,任何一些細微的動作都可能導致病發者的死亡,我們最好還是退遠一點。”

     “可他這樣……”林前很是擔憂。

     “會好的。”黃倩的聲音,黃倩一向來喜歡調侃諷刺,這個時候我雖然頭腦昏惑,但卻能聽得出來,她語氣很是嚴肅,并沒有一絲一毫諷刺的意思。

     我的手指想要摳住地面,但地面的金屬實在太過光滑,加上我手臂上不斷滲出的鮮血,使得我雙手根本無所適從,我想爬起來,起身一絲一毫,卻又很快倒伏下去,就像是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不斷拖拽著我似的,周圍沒有人敢碰我,沒有人敢上前一步——我心里頓時覺得一陣陣的酸楚,這個時候若是林菀在世的話,她或許會知道該怎么應對吧?我也沒必要受到這么大的痛苦吧?

     運兵車停了下來,我已經感受不到震動了,但頭卻沉重無比。

     “快!快點,不要讓別人看見……”過了一會兒,我聽見有人在話,應該是林前,又像是何凡,“他是指揮官,你們幫他治療,不要讓別人知道,免得亂了軍心……”

     “好的好的……”

     “去通知他的私人護理,立刻就位!”墨歌的聲音,似乎是的……

     “快點兒。”

     我的身體似乎被人抬了起來,我被放在擔架上抬走,身子不能動彈,一股股溫熱的液體依舊從我的口鼻中冒出來,我只感覺到身子正在不斷被抽空,一點一點,越來越沉重,越來越疲憊。我努力睜開眼睛,卻是一陣頭痛難忍。

     我看見了空的星辰,看見高聳入云的哨塔,似乎還看見遠方若隱若現的起伏山巒,層層疊疊,無盡延綿,我大口的喘著粗氣,畢竟哨塔基地是在野外,空氣非常清新,這貪婪的汲取,讓我感到一絲絲的快慰,只是這快慰很快就被更大的痛苦所掩蓋。

     這個時候我又聽見了一個饒聲音,這個人聲音冰冷但稚嫩,柔和卻鎮定地不像個有感情的人:“指揮官怎么了?我應該有權過問吧?”

     “排異反應。”墨歌的回答。

     “哦,這么嚴重,七孔流血?若是一般人,恐怕已經死了。”那女孩又道,“送他基地進重癥監控室吧,那里保密級別較高,而且隱蔽,設備也較好。”

     “我知道。”

     “墨歌長官,我看見,他們還帶了一個孩子過來。”

     “嗯,是的。”

     “恕我無知,孩子的意義是?”

     “這個以后再跟你。”

     “嗯,那么你不介意我向上面反應吧?”

     “你有完沒完?”

     “對不起墨歌長官,憤怒并不是一名軍官的良好素養,請您收斂一些與我話。”

     “你……好吧,我告訴你。”墨歌的聲音依舊憤怒,“我知道你是一名資深老兵和研究人員,但是請你不要妨礙我救助你們的指揮官,有什么事情,能自己處理的,我希望你第一時間自己處理,自己處理不聊,寫成郵件,發在我房間的終端里進行備份,我做完手頭上的事情,自然會處理,明白了嗎?”

     “是的,長官。”

     “你可以走了。”

     “是,長官。”

     墨歌的激動,令半昏迷半清醒狀態的我感到一絲驚訝,她會為我去怒斥這個基地的“管家”,著實讓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不過,我還沒有來得及理清頭緒,就已經被放到了一張金屬床上,我應該是已經到了那個重癥監控室了,我感覺眼前一片慘白的光亮,這光亮讓我更加難以睜眼……

     “你們聽著。”又是墨歌的聲音,“楚庭生是這里的第一指揮官,是第六哨塔的主心骨,他不能有任何閃失,你們必須保證他的安全,明白嗎?!”

     “是!”在場的研究人員,聽起來至少有七八人。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遇乐棋牌大厅官网3.0 彩票30选5开奖 浙江6+1走势图新浪 大富翁捕鱼 目前最好的棋牌平台 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表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网上怎么赚钱的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股票发行价格是什么 网上什么软件赚钱 贵阳捉鸡麻将游戏下载 msci指数股票名 pk10论坛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 股票怎么玩不懂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