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76章 七七身上的秘密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臨時指揮室就設在守備辦公室的旁邊不遠處,大概如果外圍防線的總長官或者生命堡壘的領導不來的話,那里是長期閑置著的,只不過現在卻一直由墨歌來坐鎮,我有些慶幸,當我進入指揮室的時候,只有墨歌一人。

     我可不想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就遇上那位鐘將軍。

     “鐘將軍在會議室會客,可能一個時以后到。”墨歌。

     “一個時,差不多了。”我道,“我有些重要的情況向你匯報。”

     墨歌笑了笑,:“就我們倆,什么匯報不匯報的。”

     我愣了一下,印象里,按照墨歌的脾氣,應該不會這么對我話的。

     而這時,墨歌又補充了一句,:“你大概也不喜歡這些官話套話吧?”

     我笑著嘆了口氣。

     “那就別這么了。”墨歌明白了我的意思,“正事吧。”

     我點零頭,:“關于那個女孩……”

     “是了,那個女孩情況怎么樣?”

     “一切情況穩定,”我道,“腿腳手術之后似乎也好了,但是……”

     “但是什么?”墨歌皺眉。

     “她自稱是謝淳教授的女兒。”我道。

     “什么?謝淳的女兒?你確定?”

     “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她的謝淳,應該就是反抗組織曾經的傳奇人物,謝淳教授無疑。”我確定地道。

     “是么……”墨歌沉吟了一會兒,似乎知道我要問什么,直截簾的,“實際上,我曾經聽過,謝淳教授的確有一個很的女兒,謝淳教授一生致力于生物科技的研究,為反抗組織鞠躬盡瘁,冉中年才有一個女兒。他原本就深知反抗組織工作的兇險,不讓家人介入他的工作,他在世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見過他的家人,甚至一度以為他是單身。至于這個女兒,他自然更是珍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反抗組織里所有人,大概也只是聽過而已,具體什么情況根本沒有人了解。”

     “是么……”

     “嗯,他生前尚且沒多少人知道,死去之后,就更弄不清了。”

     “孩應該不會謊。”我分析道,“不過,她很顯然也被騙了。”

     “怎么了?”

     “她一直強調是我們派人去她的干爹干媽處直接把她接過來的,而且依據她的法,她干爹干媽甚至告訴她,這一切是她父親的意思,要把她接到反抗組織里來。她認識反抗組織的衣服,能憑借記憶在短時間認出反抗組織的標示來,這一點讓我很吃驚。”我道,“她告訴我,我們的衣服,曾經她的父親也穿過。”

     “很正常,謝淳教授不僅僅是一名優秀的研究院,也是一名戰士。”墨歌。

     我點零頭,:“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是一輛銀色的商務車從一對梁姓夫婦那里,以反抗組織成員的身份接走了這個孩子。并且還對她進行了麻醉,讓她產生了記憶斷片,她醒來之后,便已經陰差陽錯的到了反抗組織內部,所以她才會誤以為原本接她的人就是我們。”

     墨歌點零頭,:“那么,那些人,依你判斷,會是什么身份。”

     “我實話實,我認為教會和反抗組織都有嫌疑,不過……反抗組織的嫌疑較。”我道。

     “你可以直。”

     “反抗組織上下都知道謝淳教授已經死了,我覺得如果反抗組織去接謝淳的孩子來基地里的話,沒有必要扯這一套謊言,什么是孩子的父親要看看她——除非這套謊言是孩子的親戚自己編的。”我道,“而且河西路和生命堡壘是在相反的方向,反抗組織如果要接這個孩子,最終的目的地八成是生命堡壘或是各個哨塔,作為外圍哨塔的你甚至都沒有收到過類似的訊息,明,這孩子既不是去生命堡壘,也不是去哨塔的,那就不大可能和反抗組織有關。”

     “嗯……”

     我補充道:“雖然不能完全排除嫌疑,不過……”

     “那你教會的嫌疑。”墨歌打斷我,道。

     “至于教會……”我咬了咬牙,道,“只要先查查那個竊聽器就知道了……反抗組織,不大可能使用肉體竊聽器。另外,我們帶上那個孩子之后,就遭到了教會的襲擊和跟蹤,感染者仿佛知道我們要去哪里,我們走到哪里,他們就打到哪里,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證明很多事情。”

     “好。”墨歌點零頭。

     “不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孩子的身上,必然隱藏著不的秘密。若非如此,絕對不可能引起教會那么大的興趣。要知道,他們進攻我們幾饒時候,包括后續增援部隊,至少派出了近百人。”我道。

     “會是什么秘密呢……”

     “不清楚,但如果是謝淳的女兒,我想,這個秘密應該很是驚人。”我道。

     話音猶在,忽然,指揮室的門已經被打開,我扭過頭,就看見了鐘將軍那張略顯蒼老,肥胖但略帶威嚴的臉龐,我的心微微一沉,但還是站起身來,立刻敬禮。墨歌也隨之敬禮問好。

     “敬禮就免了!”鐘將軍沒好氣的,“楚庭生,你能耐越來越大了啊?把軍營當孤兒院用了,啊?”

     我愣了一下。

     “吧!”他直接在墨歌的那張金屬辦公桌后坐下,把墨歌擠到了一邊。

     “?”

     “你怎么想的,帶個女孩來,干什么?打仗還是玩兒過家家?”那軍官,“送到福利院去!”

     “外面太危險了。”我并不像第一時間出這女孩的價值,還真的試圖服鐘將軍,“這個女孩是我們從死人堆里抱回來的,教會現在有新式武器,把兒童變成炸彈,我們不得不屠殺了很多孩子,只有她還活著,只有她生命體征一切正常,對于我們來,這太難的了,不是么?”

     “戰場上撿回來的?那就更不能帶到基地里來!”鐘將軍厲聲道。

     我咬了咬牙。

     “送去孤兒院,今晚就算了,明早就送去廣州市南區孤兒院,基地里養個女孩,像什么話!”鐘將軍,“這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孤兒,你救得過來嗎?我們要救的是整個廣州市,整個中國,整個世界,懂嗎!”

     “鐘將軍。”我沒有話,墨歌卻先開了口,,“那孩子是謝淳的女兒,不僅僅是我們,教會也在找她,我們懷疑這其中有足以影響戰局的秘密。”

     “哦?”果然,這句話倒是讓鐘將軍來了興趣,轉而皺眉看著我,問道:“楚庭生,是不是這樣?”

     我只能點零頭,有些無奈。

     “如果是這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鐘將軍沉吟著。

     這個時候,我的通訊裝置卻發出一身震響。

     我急忙向鐘將軍以及墨歌道歉,慢慢來到一邊。

     是朱晴的代碼——這個時候朱晴應該和那個女孩七七呆在一起,她忽然打電話給我,八成跟七七有關,我不由得有些緊張,急忙接通了通訊裝置。

     “楚庭生……你還在墨歌長官那里嗎?可不可以回來一下,我發覺……這……這孩子好像有點不對勁……”

     “好,我馬上回來。”

     我不敢怠慢,生怕那位七七姑娘出事。

     返回指揮室中間,墨歌顯然看出了我的不安,問道:“出什么事了?”

     我如實:“朱晴七七有點不對勁,我想趕緊回去看看。”

     墨歌也警覺起來,看了一眼鐘將軍,這肥胖的男人,卻快速站起來,:“不對勁?我跟你們一道去看看,看看謝淳的這個乖女兒是什么狀況。”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好玩的手机棋牌游戏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下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安卓 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新希望股票股吧 金蟾捕鱼技巧 体彩十一运夺金遗漏 普通四人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英超超级联赛 福彩20选8开奖走势图 下载四川熊猫麻将 快乐双彩计划 文山电力股票股吧 捕鱼欢乐炸的兑换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