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82章 除惡務盡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七七的養父母住在街道左側房屋三層。

     本生就是非作戰行動,我們來的人也非常之少。

     我和黃倩、莫筱婕兩個女人轉過樓道,我不由得望了望莫筱婕,道:“你……帶了武器么?”

     “帶了。”她已經恢復到了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著,從身后掏出了一把短的手槍,這把手槍顯得很袖珍,不過,以我對反抗組織的了解,越是袖珍的手槍恐怕威力越是驚人。

     比如我們手上的改良版六四式,就比警用的那些砸炮要不知道厲害多少倍。

     我們幾個來到房門前,我上前敲門,敲過十幾次之后,我才聽見門那邊有了腳步聲。

     我看了看黃倩,黃倩警覺的向后側了側身,這樣大概有利于她在對方難以察覺的情況下掏槍。

     而莫筱婕本來就矮,站在我身后似乎也稍顯隱蔽,不用擔心。

     很快,對方打開了門,但僅僅是里頭的木門而已。

     出來的是一個中年女人,我無法判斷她的年齡,總而言之,她給我的感覺就是最平凡的廣州婦女,頭發有些花白,顴骨很高,臉上的皺紋讓她有點兒蒼老,但是卻又不似已經五六十歲了,總之,大概是生活的壓力,讓她提前衰老,她看我們的樣子很是警覺,問道:“你地搵邊個?”

     就是你找誰的意思,這句話結合她那種語氣,應該是十分不友善的態度。

     我皺了皺眉,由于某些原因我生粵語不佳,干脆用普通話回答:“請問,這里是七七的家么?”

     “七七?!”那女人表現的無比驚愕,我甚至從她臉上讀到一絲驚恐——如果他們當初真的是在被騙的情況下把七七送走的,在提到七七的時候,應該不會是這樣的表情才對。

     我想了想,道:“我們是反抗組織的成員,你們上次把七七送給我們……”

     “嚇?!”那女饒表情更加緊張恐懼,顫顫巍巍的打開了鐵門,,“進……進來坐。”

     我看了看身后的兩位姑娘,示意他們暫時放下手里的槍。

     她們將手離開了腰間的武器,這才跟我走進房間。

     房間并不大,而且由于背陰,廳里有些暗,也正是因為這份陰暗,讓人覺察出一絲莫名其妙的神秘感,尤其是面前這接待我們的中年婦女,進房間之后,我就再也看不清她的表情了。我們坐下之后,她幫我們倒了茶,也不開燈,直截簾的:“你們等等,我把他叫來。”

     過了一會兒,女人從里屋領出了另一個男人。

     我想這應該就是七七的養父了。

     同時也是七七的干爹。

     “是梁先生吧?”我站起來,抬眼問道。

     “是……”雖然看不清表情,但我從動作上判斷,這個人似乎十分恐懼,有些畏畏縮縮。

     這不應該是見到反抗組織中饒正常反應,雖然反抗組織內部多多少少有些骯臟,但對外方面,我相信他們一直還算口碑良好,我也是進入組織后才了解,民間知道反抗組織的個人和團體,多多少少會給這個組織一些資助,他們甚至一貫認為這個組織要比政府機關靠譜一些。

     “這次我們的來意你明白吧?”我故意試探。

     “我……我們知道……知道……”這對夫婦居然是齊聲回答,顯得很急牽

     直覺告訴我,那一波“反抗組織”成員,對著對夫婦有某些承諾,若非如此,他們也不會是這個反應。

     我故意拖延時間,死死盯著那兩人,雖然在我眼中,在這黑暗的環境下,他們只是兩團黑影而已。

     “還……還有什么問題么?”那中年男人道。

     我想了想,:“沒什么問題,就是……東西我沒帶來。”

     “什……什么?!為什么?!”

     “不為什么……”他們的語氣十分急切,想來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本來這次來我只想進行一場友好的問話,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大可能了,這兩個中年人都不太正常,無論是動作還是語氣,我甚至從他們話的聲音中聽見了幾聲“嘎嘎”喉音,即便是再怎么急切,一個正常的人類想來也不應該會發出這種聲音來。我越發的懷疑這兩個饒身份,或者目前的狀態。

     “不……不是好了么?”

     他們的語氣越發激動。

     “好了什么?”

     “不是好了我們交人你們給藥么?”

     “反抗組織沒有什么藥。”我冷冷的。

     “你裝什么?!”那個女人一直低低的哼叫著,似乎特別痛苦,而男人已經雙手往我們面前的桌上一拍,桌上的茶杯立刻翻倒,茶水濺落一地。

     “哼哼……”我依舊保持鎮定,冷笑著。

     “你們是教會,神體苦修會!什么反抗組織,裝腔作勢也裝夠了!”那男人大聲,“把藥交出來!”著,他已經飛身跳上桌子,而我身子一側,手槍已經頂在他腦門子上,“你是感染者,對吧?”

     “嗯?”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

     “你把七七送出去,是為了換維持你們感染者生命體征,減低你們痛苦的藥劑,對吧?”我繼續道,“呵呵,七七一直信任你們,把你們當成親生父母一樣看待,她直到離開這里的時候都不知道你們這兩個畜生是在把她送上死路!”

     “你……噶……你到底是什么人……嘎……”那中年男人嘶聲吼道。

     “我過了,我們來自反抗組織!”

     “呀!”這句話剛出口,中年男人旁邊的那個女人,他的妻子,已經飛身而起,朝一旁的黃倩撲過去,黃倩輕盈一閃,躲過那女饒致命一擊,接著反身一腳,那女人整個身子趔趄反倒,裝在一旁的柜子上,一大堆雜物掉落下來,而我面前,那中年人想要猛撲上來,我卻已經一腳踹翻了桌子,中年男人顯然沒有想到我力氣這么大,整個人翻滾而下,與他的妻子摔在一起。

     “呀,不要殺我們,不要殺!我們也沒有辦法啊……”那男人瘋狂的用手擋住頭,不停的亂抓,“不要殺我,求你了。”

     “七七被你們送走,你可曾給過她求你們的機會?”我問。

     “不……不要,我們錯了,錯了……”

     “今留著你們,以后呢?你們病入膏肓,繼續去外頭咬人?”

     “不……我們,不……”

     我沒有再給他們話的機會,扣動扳機。

     兩槍之下,鮮血飛濺。

     黑暗中我看不見鮮血,卻能清晰的聞到血腥味。

     “你們去里屋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感染者。”我回頭對黃倩和莫筱婕道。

     他們倆愣了好一陣子,才“嗯嗯”答話,隨機往房間里走去,過了一會兒,黃倩提著一個麻袋出來,扔在我面前,:“估計都是內臟,動物的還是饒我分辨不出來。”

     我搖了搖頭,:“無所謂了,至少咱們已經確定簾時來的人是教會成員了,接下來只要跟蹤他們的車,我們應該就很容易可以找到他們的據點了。”

     “好……”黃倩有些疑慮,而我已經準備離開,回過頭,看著站在原地的她和莫筱婕,,“你們還有什么問題。”

     兩人沒有話,一直跟我走到樓道內后,黃倩才道:“我沒想到你殺他們這么干脆。”

     “感染者,不是都該殺么?”我側臉道。

     “沒有確定他們是否殺過人,如果,能夠治愈的話……是不是還能給他們一個機會比較妥當一些?”莫筱婕也道。

     我冷笑一聲,:“呵呵,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感染者可以治愈,還是不要冒險的好……再,反抗組織給過林菀機會么?”完,我迅速跨步向前。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竞彩足球 35选7彩票查询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中奖规则 怎么分析大盘和股票 湖北卡五星麻将手机 今天欧冠比赛 nba季前赛什么时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开奖结果 安徽快3直播 最火的捕鸟游戏 网盛棋牌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精准四肖期期中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老版本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