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186章 生命堡壘守衛戰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待我注射完畢檢測藥劑,例行檢查完之后,朱晴將儀器放在一邊處理,我站起身來,朝七七躲藏的立柜旁走去。

     七七低著頭,幾乎蜷縮成了一團,躲在立柜之后,瑟瑟發抖。

     我上前摸了摸她的頭,道:“摸摸你的頭總不是對你有企圖了吧?”

     “唔……”她抬起臉來,臉上居然掛著淚珠。

     我趕緊用手幫她那張臉龐的淚珠拭干,蹙眉問道:“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唔……冰塊臉哥哥,我怕,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打針好不好,我害怕。”七七可憐兮兮地。

     我輕輕抱起這女孩,這回她倒是不反抗了,把臉埋在我的懷里,我又道:“孩都怕打針,其實哥哥剛才扎針一點也不疼,而且,你沒有生病,不用打針,你怕什么呀?”

     “七七就是怕,七七不要打針……嗚嗚……”七七把臉埋在我懷里痛哭起來,我著實沒有想到這回她會哭得那么傷心。

     “好了好了……”我撫著她的后腦勺,道,“別難過,以后不給七七看見我們打針就是了,更不會讓七七打針,好不好?”

     “嗯……那你答應七七,連打針的事情都不要再提了。”

     “好好,我答應七七。”我點零頭。

     “唔……那……那……”過了一會兒,這姑娘又,“那你把七七放下來吧。”

     我禁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這時候,朱晴也站起身來,望著我,:“楚庭生,你的情況還是不太穩定,同步率總是在浮動,時而百分之十點多,時而九點多,我有點擔心。”

     “沒關系,不是都可以到達十以上了么。”我道,“我記得,墨歌的同步率也才十七而已。”

     “可是……對于我們這些研究人員來,即便是相差百分之零點一,那也是很大的差別呀。”她。

     我搖了搖頭,:“我不是研究員,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你無需再勸我多加休息了,戰局已開,而且,我已經向鐘將軍申請參戰了。”

     “楚庭生……一定要那么拼命么?”朱晴低垂著眼眸。

     我笑了笑,:“現在不拼命,難道坐以待斃?”

     “可是,你也要為自己的身體考慮呀。”朱晴似乎很委屈,好像比她自己生病還要委屈。

     “好了,不用了。”我揮手道,“做好你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嗯……”

     “哦!我知道了,朱晴姐姐喜歡冰塊臉,但是冰塊臉不喜歡朱晴姐姐,還總是冷冷淡淡的,好殘忍!”七七忽然開口,我怔了一下,不由得低頭望著她,她鼓起一邊腮幫,好像在生氣似的,瞪大眼睛瞪著我。

     “七七,別亂話……你才這么……”朱晴似乎根本制止不了這個孩。

     “可是,以前的電視上都是這么演的呀,男女主角都是……”七七繼續道。

     朱晴連忙打斷:“好啦,七七,我們出去玩吧,別打擾楚庭生休息,很快就要開戰了,他是軍官,還要布防呢。”

     “嗯……那好吧……冰塊臉哥哥,我剛才的話,肯定沒錯!”七七來到門口,卻又回過頭來,叉著腰,道。

     我只能回報以淡淡的一笑,別的什么都不出來。

     他們離開之后,我便洗澡休息了,這個時候我不能浪費一絲一毫的體力,命令隨時有可能下達,我隨時可能拿起槍參加哨塔守衛戰。

     這一切,是我估測到聊,但我沒有估計到的是,命令比我想象的還要下達地更快。

     第二早上,還未起床,我的房間電腦上便已通過信息聯通裝置在我床頭開啟了警鈴,一般來,指揮官房間里的電腦,只有在極端緊急的情況下才會對床頭警鈴進行自動連通,我幾乎從床上跳起來,這讓我的頭感到一絲絲的脹痛。

     我立即來到電腦前,檢查信件。

     并不是好消息,可以,是災難般的壞消息。

     “幾日之內,政府軍與反抗組織累計已有數十處基地遭遇感染者不同程度的襲擊,感染者善于使用人肉炸彈,靠近城區內部的軍隊由于害怕傷及無辜民眾,投鼠忌器,無法正常與作為人肉炸彈的幼童進行對抗,因醇致大批軍人陣亡,而又由于防線部署不當,我軍采取回防措施亦是為時已晚,因此,如今,政府軍與反抗組織基地已經連吃敗仗,感染者與教會成員,正調集大量軍隊向生命堡壘開進,企圖從后方直插生命堡壘及周邊政府重要設施,若是此戰失敗,那么生命堡壘及其中大量研究資料將為地方所用,我軍將成成為對方傀儡,整個廣州城亦將失守……”

     最然我的確是犯了錯誤,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政府軍與反抗組織的外部軍隊居然如此不堪一擊,不能取勝可以理解,但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便連連敗退。

     看來,在外圍防守方面,他們果然沒有用上主力部隊,否則,只要是有張楚、宋毅這樣的人,也絕對不會這么快就潰不成軍。

     我繼續把信息往下看。

     “現命令反抗組織生命堡壘外圍防線第六哨塔守備官楚庭生帶領其手下部隊以及基地內裝備,前往生命堡壘援助防御,作為主力援軍,而其他哨塔作為協助亦需同時前往,本次戰斗總指揮由外圍防線總指揮官墨歌擔當,并由涂殊、朱銘擔任監督,另,張楚與宋毅軍隊,鎮守外圍防線基地,以防敵人奇襲我軍后方。”

     我打主力,而張楚和宋毅鎮守后方?

     雖然我并沒有太大意見,但卻總有些不安,我不知道這個安排是否靠譜,但我是個軍人,就只能服從命令。

     我不敢有絲毫怠慢,甚至還未完全睡醒,就開始準備出征。

     從一切收拾完畢,到我組織所有人上車離開第六哨塔,一共不過花了一個時的時間。

     這一個時之間,黑暗的空泛起了魚肚白,接著朝陽旭日由東方冉冉而升,還沒來的及窺見全貌,我們便已經登上了運兵車。

     我作為基地指揮官,坐在中央受到層層保護的指揮運兵車內,這車內的擺設就像是會議室,只不過一切都是金屬,固定在車廂之內。

     我們五個人圍坐著。

     我、墨歌、作為墨歌副官的邵光義、朱銘以及涂殊。

     中央的顯示屏與對講屏顯得非常先進,可以縮回桌子里頭,也可以抬起來,讓我們與其他車內的士兵對講,布置戰術或鼓舞士氣。

     這個時候,我們并未開啟對講屏。

     胖子朱銘相當悠閑,居然坐在一邊喝著咖啡,打著哈欠,道:“這么早,媽的,我平時才不會這么早起床。”

     “所以你一直這么肥。”涂殊看著手中的資料,毫不客氣地回敬。

     “你……我這是健康的標志,你懂個屁。”朱銘一臉不屑。

     “好了,別那么多廢話了。”墨歌道,“我來布置一下戰術吧,我們這次一過去肯定又是一場遭遇戰,打完之后,才能到生命堡壘之中休整,楚庭生,我們這里一共多少人?”

     “八十七人,”我道,“注射濃縮液的有八十七人,只打了抗體的醫療兵和研究人員有三十多人。”

     “人數不多,只能速戰速決。消滅重點力量。”

     “你直……”涂殊沒好氣地。

     “按照目前回報的戰局來看……”墨歌蹙眉道,“敵人大部分潛伏在生命堡壘西路,而且可能指揮的教會成員也在這個位置,我們需要以最優勢的兵力來擊潰這一點,逼他們撤離。”

     “西路是什么狀況。”我問道。

     “山地,南方多山少平原,一般進攻都是從山地上進攻,占領制高點,無論是武器打擊還是沖鋒,都有奇效。”涂殊搶話答道,“政府不準備投入大規模戰斗武器,而且現在所有武器都已經信息化,教會偏偏最擅長干擾信息,簡而言之,咱們只能肉搏戰。”

     “肉搏戰……”我咬了咬牙。

     “西路是他們的指揮部。”墨歌神情微微有些變化,顯然是對涂殊搶話的行為很是不滿,過了一會兒,才出了口氣,道,“指揮部附近人肉炸彈應該不多,那些主要是用來沖鋒的,所以股部隊包抄過去或有奇效。我的看法是,先把車輛開進正面戰場,利用車輛的防御優勢以機槍掃射,并且以大批部隊來進行抵抗,人肉炸彈可以消滅有生力量,不一定能炸掉運兵車。”

     “我覺得應該完全不能炸毀車輛。”我道,“人肉炸彈,雖然不知道主要成分是什么,但是,在哨卡戰斗中,他們投入了十幾甚至幾十名人肉炸彈參戰,最后結果是只有人員傷亡,運兵車,哨卡的護欄甚至是路口的障礙都幾乎沒有損傷。”

     “那樣最好,”墨歌,“那就這么做。”

     “但我們不是也該心那些可以刺破鐵皮的家伙么?劍士,翼人……”涂殊反對道。

     “在機槍的掩護下,問題不大吧?”胖子朱銘吹著咖啡,淡淡道。

     “這應該是最好的辦法,這股疑兵既有力量,不至于遭到對方的懷疑,又不會山我們隊伍的元氣根本。”墨歌道。

     “那其他人呢?”

     “楚庭生帶隊前往西路,直取核心,斬殺他們的指揮官,解決掉他們的指揮系統。”墨歌看著我,。

     “可以。”我點零頭。

     “楚庭生可是這次大戰的主要指揮官,讓他上前線,不讓他適應適應指揮全局,你覺得這樣好么?”涂殊和墨歌向來不對付,無論什么時候都能吵上兩句。

     “但是,斬首行動,除了楚庭生的隊可以完成,沒有人能完成。”墨歌道。

     “哎……舍本逐末啊。”涂殊微微低下頭,略帶嘲諷地道。

     “得了,你們別吵了,我都很久沒練筋骨了,這么著,你們倆負責在指揮車里吵,我,和楚庭生一起去進攻西路的敵人,你看怎么樣,我保證他死不了。”朱銘忽然道。

     “等等,你是監督人員,不適宜參戰啊!”我道,“沒關系,我自己去就可以。”

     “得了,你自己去倒是可以,但是不是有些胸大又有腦子的女人不放心你么。再,我也想瞧瞧你的隊到底有多大本事。”朱銘笑道。

     “胸大有腦,我可以當你是在夸我。”涂殊轉過臉,看著朱銘,笑著。

     其實這個時候我很清楚,雖然有可能有人認為墨歌是讓我身陷險境,但事實上,她比涂殊更了解我,這個時候的我,最需要的就是直面敵饒一場戰斗,僅此而已。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幸运28预测加拿大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出波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25选7开奖查询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 天天捕鱼技巧 捉鸡麻将下载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南通金游棋牌中心? 宁夏11选五走势今天 娱乐棋牌大厅苹果 久联发展股票行情 四川熊猫麻将血战到 股票开户怎么开 神来棋牌app下载 天津11选五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