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24章 決戰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我選好了自己的隊員,一共四十多人。

     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不知道他們的能力,不知道他們同步率多少,我不認識他們。

     他們很堅決的看著我,很堅定的盯著我的眼睛,他們相信我,這種在戰場上把命叫給我的信任,幾乎把我壓垮。

     但我不能垮掉,我必須沖殺,必須不顧一切的去取勝。

     我必須贏。

     四點半。

     我聽見沖鋒口處的一片喊殺聲。

     開始了。

     我最痛心、最興奮、最難受、最激動的時候開始了。我、涂殊、黃倩、奕,甚至還有墨歌他們,各自帶著人,在沖鋒口集結,我們沒有任何交流,只是死死盯著那些傷員沖出去的背影。

     我注意到阿萌并沒有來,或許她在照顧著七七——我沒有多問,但我相信是這樣,我希望,在我們都死光之前,能徹底結束這場戰斗,否則,我不知道七七是否也能活下來。

     這個時候,防御系統全部打開,留在基地防守的少部分士兵嚴陣以待,研究人員正在打掃消毒倉庫廣場,另外還有一批懂得基地防御系統的研究人員正在操縱著復雜的器械。

     基地里沒有傷員,沒有閑人,所有人都在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我們是為了求死,也是為了求生。

     傷員們統統沖了出去,我緊緊握住通訊裝置。

     我在等待此刻正在指揮室的研究人員們給我的訊息。

     大約十幾分鐘,僅僅是十幾分鐘,五點未到,通訊裝置震動起來,那邊,是嘶啞的電子音:楚長官,他們已經沖開了將近一千米的缺口,不過目前看來,我們的人,剩下的不多了。

     我感覺自己在顫抖。

     我我依舊狠下心來,道:“還有沒有繼續擴大缺口的可能?”

     “也許櫻”指揮室里的研究員道,“不過……我們真的不用去支援他們,就這樣,讓他們……他們……”

     “不用。”我道,“我們的目的不是這個。”

     “是。”

     接著,又是一片沉默,大約又過了幾分鐘,研究員的聲音再次傳來:“缺口已經超過一千米,現在……”

     “沖!”我大喝一聲。

     所有在沖鋒口集結的部隊,開始先后由沖鋒口沖殺出去。

     我們自然不敢喊叫,我們的目的,只是踏過敵饒進攻線,進入他們的后方。

     時間接近五點,這正是這個地方最黑的時候,我們帶隊的人只能根據基地傳來的信息判斷方位——我們不敢開照明裝置——而其他人,也只能跟著我們這些領頭的人走,他們把命交給了我們。

     果然,我們沖鋒之處,有一片很大的空地,當然,這空地只不過是沒有敵人而已,我們腳下,盡是殘尸,有不少士兵在沖鋒的時候被尸體絆倒,爬起來卻是渾身的鮮血,甚至粘上爛皮碎肉。我們雖然在出來之前做過一些特殊的防毒處理,但是,我也不知道粘上這些鮮血,到底會不會感染,身體會不會潰爛。我們沒有辦法,一點辦法也沒櫻

     我們大約只用了幾分鐘就從那方圓前面的空地上沖了過去,來到列人后方。

     他們沒有發覺。

     東方漸漸泛起了魚肚白。

     揮手之間,我依稀看見感染者在填補缺口,他們一定以為,他們只是遭遇了一次自殺性沖鋒而已。

     而等他們的總部成功檢測到我進入他們的“領地”之時,或許,他們的基地已經危在旦夕了。

     我不敢有絲毫的馬虎,來到山口之時,我指示其他幾支隊伍先沖進山道內,自行尋找需要扼守的通道或高地。

     我不打算帶融一波沖進去,我體質特殊,一旦進去,會在第一時間暴露目標。

     “所有人聽著。”我對著通訊裝置,“到達預定地點之后再互相傳訊,扼守住要塞,排頭的握緊激光槍,盡量少射擊,但要保證命中,前后進入洞穴通道的時候保持距離,前頭的人死了,后頭的人補上,前頭的人尸體堵路,用爆炸槍給我炸掉,排頭兵,就是去送死的!如果有必要,你們還必須用自己的身體擋住爆炸和沖擊波,換取后面隊員的生還,知道么?!”

     沒有人反駁。

     “是!”

     我端起激光槍。

     身后的士兵忽然走上前來,道:“楚長官,你是軍官,拿激光槍的事情,還是我……”

     “聽命令。”我冷冷的。

     “好……好吧……”那士兵搖了搖頭,只能退后。

     這是我最后能做的事情,這是我最后能握緊的勇敢。

     何凡死了,林前死了,朱晴死了,還有很多人要死在我面前——戰爭就是一抬絞肉機,你以為重要的人,丟進這臺絞肉機里,連尸體都找不到。這一切,發生在我面前,不是所謂的電視劇,這里沒有場面回放,沒有時光倒流,沒有主角配角,所有人在戰爭里都一樣,都是路人,都可以死得干脆利落,都可以死得毫無尊嚴。

     第一支隊伍沖了出去,十分鐘后,通訊裝置里傳來了朱銘的聲音:“到達預定地點,西北山坡頂端,這里沒有地下通道,五十人,傷亡兩人。”

     接著是第二支隊伍,這支隊伍由墨歌帶領,不過五六分鐘,墨歌沉著的聲音也傳了過來:“我們扼守西北方向前方山坡地下通道,守備已完畢,無人員傷亡。”

     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隊伍……涂殊、奕和宋毅也都到達了預定地點,只是他們都沒有找到敵人基地的確切位置,現在,只剩下最后一條通道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便是敵人基地,亦或是研究所的確切地點。

     我們的這次奇襲很成功,前幾支隊伍的進攻,不過只傷亡了四人而已。

     不過,也或許是那些通道、山坡并沒有引起敵饒注意,他們沒有受到頑強抵抗而已。

     這最后的艱巨任務,看來是交給我了。

     我咬了咬牙,待最后一支隊伍集結完畢到達預定地點后,一揮手,道:“該我們了,上!”

     所有人跟著我繼續向前沖鋒。

     這個時候山道之間已經大亮,不過,即便是還在黑夜之中,他們還看不清楚我們的身影,大概只要我沖入山道之內,他們就會有所反應,我身上攜帶的東西,會給他們以最大的危險信號——雖然我至今不知道我攜帶著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沖入山道之后,我們徑直向那我預估的最后一條通道沖去,那個位置,恰好是那我們遭遇圍攻,高鵬帶著他的手下逃竄的方位,若研究基地不在這里,這一刻大概我根本不會相信。那個通道很快出現在我們面前,通道比別的地方更加開闊一些,但是也只夠一個人完全施展拳腳,我頓住腳步,轉身對后頭的士兵揮手示意,意思是告訴他們不要靠我太近,等他們領會之后,才緩步進入通道之鄭

     通道內昏暗無比,我開啟了激光槍的照明設施,當這一束光射到某個地方的時候,這便將意味著那一批感染者的死亡。

     大約前行不過數十步,一陣低喝便從空寂的洞中傳了出來。

     光照之處,果然,一隊感染者正向我靠近。

     我立刻開槍,一槍貫穿了排頭那名感染者的頭顱。

     他身后的感染者隨之倒地,慢慢化成血水——這一槍,我似乎直接貫穿了七八名感染者的頭顱,這一點我始料未及。

     等那些感染者的身體漸漸開始完全化為鮮血之后,我才再次前校

     這黑暗的洞中,雖然我知道我身后還有很多人,甚至還有幾十人在洞口守衛,坡頂上也還有戰友,但我依然覺得自己很孤獨,依然覺得自己是在孤軍奮戰。

     前方,感染者又沖上來幾波,但依舊被我一槍撂倒一片,激光槍即便是在生命堡壘的儲備也非常有限,而且其運作原理是靠內部的荷電相互作用,制造工藝極難,連發次數也極其有限,所以,我必須保證自己射擊的精度。

     一旦激光武器暫時性失效進入待冷卻狀態,我換上爆炸槍,那邊會給所有人帶來極大的麻煩。

     我試圖查看了一次通訊裝置。

     訊號混亂,我不知道外頭的人怎么樣。

     這里的道路比之前經過的通道要崎嶇的多,而且居然出現了岔道口,這顯然并不是普通通道。

     岔道口,我打手勢讓后頭的士兵隔一個人分到另一條岔道之內繼續向前,而我則帶人往左邊行進。

     算算時間,那些該死的感染者們,這個時候應該已經知道我進入他們基地的防御范圍內了,他們的士兵也該撤除攻擊包圍圈,開始回防了吧……

     這么想著,我繼續緩步向前,就在這時,突然,前方的折道口——又是折道口——一團火焰猛然噴射而出,擦著墻壁向我飛騰而來。

     我不敢側身閃躲,否則后頭的士兵必然被擊中,于是我迅速舉起爆炸槍射擊,火焰與爆炸槍相撞,轟然在我面前不過數米之處炸裂。

     火光將整個通道照的通明,我的身子也被震得后退數步,一陣陣燒灼感撲面而來。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巧 宁夏11选5玩法 国际棋牌玩法 nba常规赛什么时 武汉赖子麻将app nba体育 乐游棋牌app 悦达投资股票 海南博彩合法化 2015股市大盘分 河南体彩快赢481合并走势图 山西11选五遗漏 幸运农场一码公式 秒速赛车开奖官网网址 网上兼职赚钱平台 福建11选五开奖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