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恐怖懸疑 > 全球變異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42章 計劃抵定

作者:黑巖_劉小喵所屬:恐怖懸疑書名:全球變異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離開了七七的房間,站在走廊上,沉默著,我在等待著墨歌,我知道很快墨歌就會跟出來,大約過了十來分鐘,墨歌終于從房間中出來,神色凝重。…………

     “她又睡了?”我問道。

     墨歌點零頭,道:“她最近很容易困,腦部恐怕受到了一些沖擊,所以……”

     我嘆了口氣,:“讓她休息幾好了,基地周邊防御情況如何?”

     “一切正常,涂殊那邊似乎也和政府達成了協議,只是她還沒有回來。”墨歌到涂殊的時候總會有點兒怪異的表情。

     “那就等她回來再吧。”我嘆了口氣。

     “也只能這樣了。”墨歌。

     就在這時,我一直收在腰間幾乎沒有碰過的通訊裝置震動起來,我拿出通訊裝置,接通。

     涂殊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我回來了,比想象中的順利,看來政府和反抗組織也已經鬧的不可開交了。”

     “你回來再。”我道。

     “我已經在指揮室等你了,我的長官。”涂殊懶洋洋的。

     我愣了一下,只好道:“很快,我馬上就到。”

     放下通訊裝置,我望著墨歌,不由得問道:“是不是現在指揮室誰都可以隨便進入?”

     “不是的……”墨歌道,“抱歉,在你休息的時候,我們自作主張,還原了原本的基因代碼賬戶信息,除了刪除了原先反抗組織的那些人之外,沒有做其他的改變,因此以我和涂殊的賬戶級別,我們依然可以隨意進入最高指揮室和只會是終端,如果你覺得這樣對你有影響,你可以讓研究人員幫你……”

     “不必。”我擺了擺手,道,“我只是隨便問問。”

     完,我轉身往終端指揮室走去。

     這個時候我沒有空管太多旁的事情。

     我只想快一些掌握清晰的線索,甚至掌握全局。

     雖然這難度似乎特別大。

     我回到指揮室,涂殊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后頭喝啤酒,樣子特別悠閑,我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道:“你這是在為自己慶功么?”

     “難道我不應該為自己慶功?”涂殊笑著,“如果是你的話,你能把事情辦得這么順利么?”

     我嘆了口氣,:“我不確定,算了……狀況吧。”

     “政府答應給予我們一定的經濟援助,與我們進行協防。”涂殊道,“但是,條件也很苛刻。”

     “是什么?”

     “他們要我們在與廣州市軍隊守住整個廣州居民區的同時,自己組織展開調查。”涂殊。

     “調查?”

     “沒錯,他們要我們自行組織展開調查伊波拉的起源問題,他們基本認同我們對伊波拉起源的某些猜測,但是并不確定,因此不準備給予我們任何幫助。”涂殊道,“至少現在他們不準備給予我們任何援助,需要我們自己組織調查,他們能給的支持,最多是在我們需要深入地方據點的時候,予以空軍支援或者是火力援助。他們認為這已經是最大限度的援助了,你也知道的,政府的科技實力雄厚,但人也精貴,他們不希望自己的自己的兵員再發生任何大面積銳減,否則他們無法保證維持這個政權的穩定。”

     “我大概明白。”我嘴上雖然這么,但心里有些懊惱。

     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政府并沒有提供調查幫助的意思,看來我們依然要自己大海撈針,不過我多少還是知足的,能夠與政府形成協防,活得支援支持,那就意味著,我們至少能夠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在生命堡壘立足,以此為據點來自我發展壯大,想到這里,我心中開始有了別的打算。

     涂殊又:“關于資金方面,政府倒是可以給我們大力的支持,不過技術方面他們卻還是會有所保留。”

     “可以理解。”我,“我們也用不上那么多的技術。”

     “那你現在的想法是什么,有什么新想法么?”涂殊站起來,把啤酒罐放在桌上,道。

     我笑了笑,:“還沒有什么完整的計劃。”

     “我看不像吧?”涂殊道,“我涂殊教出來的土地,這種時候應該是胸有成足才對。”

     “我……”我淡淡笑了笑,,“看來我是對不起你這個師傅了。”

     “哼……”涂殊又笑了笑,,“我不是墨歌,你也不要把我當成墨歌來對待,你不想的話,墨歌一定不會追問你,可我不一樣,你越是不想,我于是要問個清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有什么打算,吧,好歹我也算你的師父。”

     我深吸了一口氣,依舊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涂殊已經問到這個份上,我再不倒是顯得有些矯情,想了想,我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不止我們在反抗,也不止反抗組織和政府軍兩個隊伍,我們只要以生命堡壘為依托,以政府為后盾,不怕沒辦法擴大我們的隊伍。”

     “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擴充人員么?”

     我點零頭,道:“難道不是么?這是對我們最有利的辦法。”

     “你還真想收納民間能人異士么?看來你的野心不。”涂殊道。

     我搖了搖頭,:“我沒有什么野心,我只是想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應該做的……你覺得這一切是你應該做的么?”涂殊問。

     我點零頭,:“或許以前不是,但事情到了今這個地步,都是被逼的,我只是向活下去,也想讓你們每一個人都活下去。”

     “看來,你還真是有些悲憫饒氣質。”我總覺得涂殊語帶嘲諷,不過,這樣的話,我從高鵬嘴里也聽到過,我不知道什么叫悲憫人,我從未覺得自己是救世主,每次做事的時候,我也并沒有想那么多,我沒有多么無私,只是有一套自己的準則而已,其實,從在林菀家看見那場人間煉獄之時開始,我就已經開始憑著自己的原則,憑著自己感覺的所謂正確在做事了。

     或許有的時候,命閱確有著一些確定的因素存在,不容更改。

     涂殊大概見我不話,又問道:“那你的計劃是什么,接下來你想怎么做?你要怎么去調查?”

     “兩個方面吧。”道這里,被涂殊這么以刺激,我腦海里反而出現了一些想法,“我記得林菀留下過一些東西,一些研究報告和數據,那些東西或許對我們有幫助,那些資料,如果沒有被拿走的話,應該在朱晴曾經住過的地方,我相信朱晴能夠保管好那些資料。”

     “你還是很相信林菀。”

     “林菀為了科學可以付出一切,她的腦子里只有研究和科學。”我冷冷,“其他的我想就不用我多了。”

     “好吧,那另一個方面呢?”涂殊問道。

     我:“另一個方面,就是七七,七七的腦子里裝著和謝淳有關的東西,我希望能帶她去找回那些記憶,與反抗組織的手法不同,我希望我們的方法更自然一些,而不是用藥物或者催眠對她進行強制,而是帶她去看,去面對那一切,我想以此來解開她的心結,也解決我們的問題。”

     “你要帶她去看謝淳的老宅?”涂殊問道。

     我點零頭,:“沒有錯。”

     “你知道她的精神狀態,或許那樣做,并不比催眠的傷害。”涂殊。

     我皺了皺眉,沉默片刻,才:“我希望她能有一個自己的選擇。”

     “好吧,既然你這么認為……”涂殊嘴角勾了勾,道,“那我只能舉雙手贊成了。”

     我沒有話,微微低頭。

     “你知道,我為什么一定要你出來么?”涂殊道。

     我皺眉,抬頭望著她。

     “因為這是你很大的缺點。”涂殊,“你想過么?很多事情,其實別人可以幫助你,可你總是在自己心里先想好一套做法才肯做出來,你害怕沒有人支持你,害怕別饒反對和質疑,你本質上還是不太自信,或者,你本質上,還是不太相信身邊的人,也不太相信我們,否則你何必要這么做呢?”

     我點零頭。

     我只能接受,涂殊的話雖然不好聽,但可謂一針見血。

     “好了。”涂殊道,“你安排任務吧,我覺得這個計劃其實已經成熟了,你沒必要再多顧忌什么,你應該知道,現在時間就是一牽”

     “嗯,我明白。”我點零頭。

     “好了,你才是長官。”涂殊笑了笑,再沒有多什么,很快便離開了指揮室。

     我轉臉又看了看墻壁上的電子地圖。

     我感覺得到,又有一場大戰即將展開,這場大戰的準備時間不會太長,雖然也許沒有那么龐大的場面,但是其中的血雨腥風,甚至可能比從前更甚。

     我蹙眉坐在辦公桌后,漸漸陷入了沉思。

     實際上,我還有一件事沒有,這并非是我不想,而是真的不能,也不清楚。

     那就是我夢里的那一切,我忽然覺得,那一切似乎也可能是一條非常重要的線索--劍士的突然死亡,高鵬的那些只言片語,我不斷變化的詭異身體,還有那個夢,那面日本軍旗,那些在島上居住的西方人,那些戰爭片里才能看見的場景,那從空中落下的汽油彈,投下的物資。這一切,不可能是我所經歷過的一切,更不可能是我記憶中殘留的某些片段。

     我從到大的記憶很清晰,我是個平凡的人,絕對不可能喚醒什么所謂的前世。

     我站起來,閉上眼睛,試圖在醒著的時候去捕捉那一切,但是一無所獲。

     我有些懊喪。

     就在這時,忽然,電子門旁的基因驗證裝置上發出一聲長鳴。

     “誰?”我通過終端發問。

     “我是五號。”門那邊回答,“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向你匯報。”百镀一下“全球變異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千炮捕鱼单机版 快乐扑克官网 如何在网上快速赚钱 北京赛车pk10方案 大庆52麻将下载手机版 捕鱼游戏能赚钱的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下载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几点开始 四肖期期堆刘伯温期期准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 11选5云南一定牛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正版 福彩带赚团队真的假的 六合开奖结果 好运彩彩票网是否合法 jdb龙王捕鱼龙王跑贴吧